AM730

專欄:銓心傳意 
刊登日期:2014.02.26


租金管制 飲鴆止渴

香港的租金指數屢創新高,社會上不斷有聲音建議重推「租金管制」。筆者認為,如果說「辣招」是樓市的救命藥,即使知道有後遺症亦不得不吃;那「租金管制」就定肯定是「下錯藥」,隨時扭曲整個樓市。

實行「租金管制」,無可否認會為現有租客帶來即時利益,租金加幅得到保障,但長遠而言卻是弊大於利。經濟理論清晰表明,租金管制會直接降低業主出租單位的意欲,令住屋供不應求情況更加嚴重,變相推高租金。因此,當租客想搬屋時亦難以再找到理想租盤,被迫一直居住在原單位。

另外,租管亦會引申另一問題,就是加速樓宇失修情況。當實行租金管制後,由於收取的租金低以及無法單方面收回單位相對困難,業主維修房屋的誘因會直線下降,對租客的要求不予理會亦是常事;雖然租客可選擇通過法律程序解決,但過程勞民傷財,很多人未必願意採取法律行動,因此不少維修問題一拖再拖,日子一久,樓宇失修問題變得嚴重。

對希望租樓的市民和業主而言,「租金管制」是兩敗俱傷的局面。業主認為租客易請難送,放盤意欲降低,直接導致市民難以租到合意的單位。長遠而言,買樓收租的業主減少了,結果是對整個樓市帶來結構性影響。

政府表示未來將研究租管帶來的種種影響,亦會參考外國經驗。在實行租金管制的國家中,瑞典及迪拜可算是深受其害。例如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租管令市區出現至少四萬個租住單位缺口。既然外國經驗及歷史都證明租管並不可行,當局是否有必要花費人力物力再研究其可行性。

 

 

返回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