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

專欄:銓心傳意 
刊登日期:2015.02.18

分租居屋的可行性

本港公私營住宅供應不足令樓價及租金不斷上升,雖然政府有決心改變現狀,但增加供應需時,遠水始終救不了近火。面對私樓租金不斷增加,部分市民被迫居於劏房。早前有建議放寬未補地價的居屋分租房間或出租整個單位予綠表家庭,即在公屋輪候冊上未獲分配單位的申請者;甚至有人提出,分租對象放寬至白表申請家庭,認為當市場多了出租單位供應就能減少劏房數量。


然而,筆者認為該建議未必是「對症下藥」之策,不但牽涉政策及法律問題,亦會製造更多不公平現象。


居屋政策早在70年代中開始推行,但直至現時完成補地價的居屋只佔當中逾10%,約有20多萬個單位仍未補地價,同時其流通量和流動性亦比較低。居屋本身是一項福利政策,如果政府容許未補價居屋在自由市場出租,有關業主是否已等同獲得了雙重利益?另外,讓這20多萬個未補價居屋流入租務市場,並不等於業主會以低於市值租金租出單位或房間,政府無法控制其租金走向,那又如何確保輪候公屋的人士能夠負擔要求的租金呢?反觀自白居二計劃推出以來,二手居屋市場樓價屢創新高,上升了近三成半,高於同期私人樓宇升幅,屆時分租居屋又會否出現類似情況?


綜觀現時社會上雖存在非法分租未補價居屋單位情況,但業主為了避免不必要麻煩,相信一般而言都是分租予熟人;因此容許分租居屋房間能否解決因租盤供應不足令租金颷升問題,筆者對此深表懷疑。在尚未釐清眾多疑問的情況下推出計劃,倉促推出計劃,相信只會是「事與願違」,衍生出更多問題。

返回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