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COMMENTARY

信報地產投資網 
刊登日期:2013.11.06


如何平衡保育與發展

香港地少人多,寸金呎土,要平衡保育和發展並不容易,衍生出不少爭議。所謂「保育」,筆者認為應有「保」有「育」,二者實際可以共存。

政府於零八年公佈 「活化歷史建築夥伴計畫」,通過與非牟利機構合作,活化歷史建築,在第一期活化計劃的七大歷史建築中,旺角的雷生春便是有「保」又有「育」的成功例子。

雷生春屬典型唐樓,被評為一級歷史建築。在活化過程中,大宅的門窗和地板都全部被保留,跌打館內的雷生春及敬福堂牌匾,被原位重置,重塑出當年的氣氛。雷新春重新開放後,一樓用作中醫醫館,亦兼賣涼茶,連建築物的原有用途亦得到了活化,做到有「保」亦有「育」。

既然事實證明保育與發展實可共存,但何以爭論仍然永無休止呢?筆者認為是因為政府對保育工作,缺乏全盤計劃。宣傳不足亦公眾無法清晰明白保育的真正的目。

再者,香港所有保育建築物的改造,維修工程,往往都要求依照最新的「建築物條例」規定,包括消防以及殘疾人通道等,帶來了不少在改動工程上難以克服的困難;反而國內不少城市對對不同歷史建築物及文物能夠採取較彈性安排,在保存歷史建築物之外,亦兼顧如何有效善用有關物業及促使市民能共同享用保育成果。

因此,在制定保育政策以及為建築物評級時,不單要考慮建築物的歷史價值,亦要考慮保留之後如何善用,同時適當增加靈活性;在缺乏規劃的情況下一味強調保留,只會令政府的經濟負擔越來越沉重。當真正實現有「保」又有「育」,人文歷史價值,就不會再成為發展道路的障礙,亦是全香港的福祉。

 

 

 

返回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