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COMMENTARY

星島日報-置業家居
刊登日期:2015.02.07


改善居住問題需時(一)

「很擠迫,環境很骯髒,老鼠在屋內竄出竄入……下雨天要放幾個盆子盛載屋頂的雨水,不過最害怕還是木屋會火燭。」只要問問老一輩,他們也會告訴寮屋的居住環境和生活就是這樣。

  上世紀50年代,山邊有不少以鐵皮或木板搭建而成的寮屋,水電供應欠奉。這是由於當時房屋供應十分緊絀,政府無法安置大批由內地湧來的難民,因此只好暫時容許他們在政府土地上搭建房屋,以求有容身之所。這些寮屋的設計簡陋,住戶居所的基本設施所需嚴重不足,水電供應、排污設施和消防設備欠缺或不妥善。雖然居住環境欠佳,然而對於當時大部分基層市民來說,總算「有瓦遮頭」,加上那時政府疏於監管,導致非法寮屋愈建愈多,至60、70年代,寮屋數量估計達數十萬。

麥理浩「10年建屋計劃」 公屋政策急轉彎

  70年代之前,政府還未有一些長遠而大型的興建公營房屋計劃,那時建造的公共房屋,主要是「收容」和「安置」的作用。就好像1953年發生石硤尾寮屋區大火後,政府在原址興建了8座H型的徙置大廈,就是為了安置受影響的災民,根本談不上甚麼居住質素。直至1972年麥理浩時代的「10年建屋計劃」,這可說是政府在公共房屋政策上的一個急轉彎。這項計劃定下在1973年至1982年的10年期間,以180萬人口安居為目標,為他們提供合理居住環境的居所。其後,這項「10年建屋計劃」順延至1987年完結,雖然較原定建成可供居住單位目標少30萬人,卻為房屋政策提供新定位,政府於同年亦推出長遠房屋策略取代10年建屋計劃。

  回顧本港資助房屋歷史,由昔日的寮屋到臨屋,7層徙置區變成井字型公屋,再發展擴至居屋和夾屋,多年確有很大改變。然而,經歷數10年,房屋問題仍是現今政府需要解決的最大難題,亦差不多成為每年施政報告的重中之重,顯示政府要解決房屋問題,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就為本港房屋制定長遠目標和策略方面,政府於2013年再次公布長遠房屋策略(長策)報告,已與上次1998年制定的長遠房屋策略相隔15年。這份外界期待已久的「長遠」房策卻讓人覺得缺乏長遠視野,很難視作為未來香港的長遠房屋藍圖。正如報告中提到「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今時今日香港社會面臨的住屋問題:樓價租金高企,中產置業難,基層上樓難,既是多年來遺漏的問題,亦是急需正視的問題。建屋一般須歷時3至5年,按理來說,未來3至5年的供應量很難大幅改變;長遠房屋策略充其量只能改變接下來的日子的情況,因此直至現時,有關政策效應尚未能清晰顯現,亦未能為有急切需要的市民帶來實際解決方案。這次長策報告中,亦沒有就「適切居所」提供清晰定義,究竟是以單位面積為標準,又或是以單位售價為標準?社會不斷進步,香港作為亞洲國際金融中心,居住要求不可以再停留在「有瓦遮頭」的概念。

為房屋問題「破冰」 須執行適切政策

  至今年剛出爐的第三份《施政報告》,就改善公屋單位流轉提出相關措施,如將部分新建公屋、以低於居屋售價售予「綠表」人士,加強公營房屋流轉,這是值得肯定的;然而隨着社會兩極化,中產置業難的情況仍未解決,亦沒有就單位面積及市民負擔能力作深切探討。政府既已將解決房屋問題作為施政重點,為何不對有關問題認真處理呢?

  政府雖在不同年代嘗試聚焦房策,但至今仍未能解決問題。加上近20多年房策每每是相隔10年多才檢討一次,並未就政策定期因應社會環境而再作檢討,因此,現屆政府要解決這「冰封三尺」的房屋及居住問題,又怎可於兩、三年時間內做到呢?筆者認為,若政府要彌補過去多年房屋政策上的缺失,除持之以恒地執行適切的政策外,市民、社會亦需加以支持,並給予充分的時間和空間。

返回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