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COMMENTARY

星島日報-置業家居
刊登日期:2015.05.02


談獅城與彼城房策

新加坡總理李光耀早前逝世,引起坊間不少討論,包括當地的房屋政策,更與香港作比較。兩地相距不遠,又同為彈丸之地,星洲的房屋政策可有甚麼值得香港借鏡的地方呢?

先談談香港,房屋署早前進一步放寬輪候公屋的入息和資產上限,當局預料在新政策下,合資格申請的住戶將增加13.7萬餘戶,令輪候公屋的住戶將會突破30萬,意味着輪候時間有可能會較現時的3年為長。

公屋或要輪候多時,抽居屋的又要「爭崩頭」。到底本港的住屋需求是怎樣呢?我們大抵可以從各方面的估計數字,包括每年的結婚及離婚數字,可略知一二。我們常說「結婚買樓」,「結婚」與「買樓」確有着密切關係。

住屋需求遠超供應目標

近年,香港每年平均約有5萬餘宗新婚註冊個案,即表示家庭住戶數目每年也在穩定增長,導致住屋需求增加。除新婚夫婦需覓居所建立新家庭外,離婚的「夫」或「妻」同樣需要尋覓住處。據政府統計處今年發布的最新統計數字,近年離婚率一直上升,2010至2013年的離婚數字分別是18,167、19,597、21,125及22,271宗,差不多每年平均也有接近2萬宗離婚個案。因此,單是綜合結婚及離婚兩個數字,已可見本港每年對住屋的需求,遠遠高於政府訂下每年興建共4.8萬個公私營單位的目標。

家庭要輪候資助房屋的數字已這麼多,更何況單身人士!而近年「80後」年輕人最為關注居住的問題。基於現時的樓價,除非父母於財政上幫一把,否則恐怕難靠年輕人本身積蓄置業,就算不吃不喝,估計也要儲蓄17年,才可以有機會購買市區一個不足500餘平方呎的單位。

有些人說,上一輩子的人只要努力工作、「肯捱」、生活節儉一點,所謂「死慳死抵」,仍有能力儲錢買樓。然而,「80後」這代年輕人甫畢業一、兩年,可謂「苦也未曾吃過」,便希望置業,想法似乎有點不切實際。但事實上,不論在成長環境、工作、薪酬、晉升機會,以致生活水平,兩代人的情況已截然不同。

現今大學畢業,即使工作數年後,薪酬及職位也鮮有明顯改善,向上流動機會相對為低,薪酬亦追不上樓價升幅。因此,用上一代的標準來批評「80後」實在有欠公允。

「居不安」何來「樂業」

筆者常言,如果社會認同房屋是生活必需品的話,政府便應在房屋政策上擔當主導。新加坡政府似乎早就洞悉及認同這個問題,於制定房屋的政策、規劃上,扮演更主導的角色。過去多年,新加坡政府大量興建公屋和居屋,讓買不起私樓的市民可以上車,但買家須以家庭為單位,對於單身人士雖不能購置一手組屋,但新加坡政府另有針對性的政策,讓他們購置二手組屋。因此,新加坡現時有八成五的國民居住在組屋,與香港只有三成多人居住公營房屋大相逕庭。新加坡的組屋就像香港的居屋,但當地政府會讓國民先租後賣,使更多人可擁有自置居所。甚至讓國民使用公積金款項作置業首期,令國民更容易置業。

而香港,政府曾多番強調不應以公帑資助市民置業,筆者明白政府的憂慮,可是當愈來愈多市民在私人市場不能購買一個合理的居所,穩定和諧出現問題,政府實應予協助。

如果安居樂業是每個人人生的基本目標,政府便應在政策上加以配合,擔當主導。試想想「居不安」,又何來「樂業」呢?

返回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