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COMMENTARY

星島日報-置業家居
刊登日期:2015.09.05


<樓市講場><置業家居專欄轉載>
妥善土地規劃促農業持續發展

 

近日的「鉛水事件」引發香港社會對食水安全的關注,除了食水安全,食品安全、醫藥甚至空氣質素亦是關乎市民健康的重要環節。單就食品而言,本地生產的食品相對而言應更易掌控質量與安全,但由於本港農業從八十年代開始已逐漸式微,現時大部份食品都依賴外來供應,質量控制方面相對被動,故香港市民對食品安全更為敏感和關注。

根據漁農自然護理署統計,至2013年年中,本港雖然仍有4523公頃農地,但其中僅有729公頃為常耕農地,而荒耕農地差不多有3800公頃,佔全港農地超過八成。翻查數據,農業在過去三十多年逐漸被淘汰,香港農場從八十年代前能滿足本地需求量的三成,跌至現今約百分之二點三,2013年本地農產僅供應全港所需蔬菜的百分之二。

筆者7月底隨團考察廣東省惠州市的農業發展,發現惠州在有機農業以及轉廢為能方面有顯著的發展。惠州是廣東省的傳統農業大市及糧食主產區,本港四成的農產品來自惠州。在考察的幾個農莊中,養殖與種植在融入現代化科技後,已達至「魚菜共生」,促使了農業生產從傳統農業方式走向現代農業生產方式發生轉變,由原來的高污染、高投入、低產出變成節約型、環保型、科技型的農業生產,既提高農地的產值,又能保護生態環境。

通過對廢物的利用、著重優質高產的品種、機械設備的投入,以及沼液、沼渣的循環利用,減輕農業污染,大大改善農業生態環境,提高農產品品質,有利促進農業可持續發展。

除此之外,農莊亦設有農家樂,讓市民親近大自然的同時,了解務農的辛苦,亦感受農業的樂趣。而農莊本身已形成一個小型生態系統,農家樂產生的廚餘,成為養豬的飼料,豬場產生的有機肥不但可用於種植,亦可製成沼氣,利用沼氣池發電,滿足用電需求。

反觀香港,雖然近年興起悠閒農業以及水耕種植,但由於政府政策及措施落後,欠缺有效協助及鼓勵,以致農產業未得到理想發展,加上政府在農地保護方面缺乏周詳,這都對本港農業發展造成阻礙。另一方面,近七成劃為「農業地帶」的土地業權屬私人擁有,而有關土地大多數於早年批出,地契並無規定土地業權人不能閒置,亦沒有禁止其自由買賣,因此政府未能強制要求業主在土地從事農業活動。而從土地用途價值角度衡量,農業用途相對其他建設發展往往屬於低產值,因此不少農地擁有人均會期望政府批准其更改土地用途作建築發展,故任由農地荒廢,希望有利日後更改地契用途作其他發展。

因此,政府若有心推廣農業,鼓勵復耕時除必須首先考慮土壤是否適合耕種,同時亦要考慮水源及交通等基礎設施是否齊全,並就整片農地作全面計劃,包括針對水源,耕種等做好安排,鼓勵租給務農人士,確保租用農地的租金及租期的合理性,便利農民進行長遠部署,增加回報。

與惠州市農業相比下,筆者發現當地政府有效扶持農業發展措施,衍生不少大規模的農產品企業。其中到訪一家綠色食品生產基地,其可耕種面積達兩萬畝(約1333公頃),企業通過合併長期租用附近務農人士的土地,形成大規模農業生產土地,產生強大協同效應,同時聘請農地業權人在農場工作,給予工資保證,並確保出產的農產品質素統一。這樣一來,農產品公司不但可以解決人力問題,亦可統一規劃形成大規模生產效益;對於務農人士而言,不但可以賺取農地的租金,工資收入亦有保障,一舉多得。香港要有效發展農業,內地不少做法是值得我們借鑒的。

返回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