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COMMENTARY

星島日報-置業家居
刊登日期:2015.12.05


掌握土地數據 避免浪費資源

 

最新一份審計報告指,現時有百多間空置校舍仍未被善用,批評教育局、地政總署有地不用,有「浪費資源」之嫌。報告指出,截至今年4月,教育局數據庫資料錄得合共234所空置校舍,當中105所至今未有新用途,而地政總署亦未有行使其收回土地的權力,使轄下的71所空置校舍的用地,遲遲未交還予政府作其他用途考慮,當中更有校舍被丟空長達超過35年!

除了丟空的時間長,報告亦指,其中有空置的校舍佔地面積也不少,但礙於教育局在簽訂合約時,沒有把標準的歸還土地條款列為作分配新校舍的條件,造成政府於收回有關空置校舍時有很大的困難。

未適時改劃 土地不能善用

空置校舍問題,或多或少與早年訂下的一些土地契約條文過於簡單有關。其實不少宗教團體早年獲批的土地,契約早於百多年前已訂下及簽訂,在建築高度、地積比的限制方面較少,同時不少有關契約對土地的用途限制亦較寬,令辦學團體將有關土地改作其他用途會較為容易獲批。

此外,這些空置多年的校舍土地未來用途可能亦會有爭議,但政府對土地使用情況的資料,未能及早清晰地掌握,致使土地未能作適時改劃,加以善用,實在責無旁貸。

一般而言,土地供應數據資料,主要應包括政府推出及售賣土地的數量、現有可供發展的用地數量(包括從重建或填海工程所得的土地)、以及估計發展的時間等。若以是次校舍用地問題為例,七十多所空置校舍的用地,面積由72至16,138平方米,政府如能及早清晰掌握有關數據,便能相應評估空置校舍的短中長期需求,制定時間表,善用有關土地,適時改劃作其他用途,滿足社會需求,例如考慮將有關校舍重新辦學,或者將其用作政府臨時辦公室,又或平租予年輕人作創意工作室;假若預期空置時間更長,更可考慮改作青年宿舍,為他們提供居住選擇,甚至改劃用作建屋、建公園等其他用途。

審批程序冗長 窒礙土地發展

說到土地規劃,另一問題就是現時政府部門就土地發展的行政審批程序愈來愈冗長,加上部分法規和指引未能適時修改,窒礙土地開發及房屋供應。筆者於今年7月就土地審批程序方面,聯同約10名建築師和測量師,成立「優化土地發展程序工作小組」,並提出多項務實建議,希望可以令地政總署減省不必要的審批程序和工作量之餘,同時亦促使其更有效地履行服務承諾。例如在地政方面,建議包括為業界制定更多作業備考,簡化及標準化土地契約條款﹔在同一時間內,地政總署應只處理由認可人士就同一發展項目提交的一份發展圖則,以便更有效地能夠於服務承諾期內完成審批。

於土地規劃用途方面,筆者認為限制應更具彈性,以適時配合社會實際發展需要。同時,筆者亦支持於規劃時可適度提高新發展區的發展密度,尤其是鐵路沿綫的樓宇地積比率,以達致善用土地資源、增加樓宇單位供應的目的。

土地是寶貴資源,政府曾多次表示香港缺乏可供發展的土地。但另一方面,卻不時有人士批評政府未有善用現有土地資源。因此,政府除做好土地規劃和審批方面的工作外,能否全面掌握最新現有及計劃當中的土地樓宇供應數據亦至為重要,不然有效的土地規劃及發展計劃將大打折扣,更很難促使社清楚了解土地及房屋供應面對的困難。令市民感到政府浪費土地資源,更甚是資源錯配,對政府的認受性和信心大幅下降,施政倍加困難!


 

 

返回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