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COMMENTARY

星島日報-置業家居
刊登日期:2016.04.02


星洲水資源政策 港府可借鏡

 

近年天氣反常,時冷時暖,雨量時多時少。面對氣候變化、估計爭逐東江水資源的競爭更趨激烈,加上本地集水量亦變得不穩定,政府除了着力宣傳促使市民大眾珍惜用水外,亦需認真考慮規劃和開拓新水資源的政策。

上月中,筆者以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主席身份,率領訪問團前往新加坡考察,主要是了解和研究新加坡當局在開拓不同供水來源的政策和技術,及如何確保飲用水水質的措施。

獅城供水政策全面 結合城市景觀

新加坡土地面積細少,是一個水資源匱乏的國家,一直依靠從馬來西亞輸入淡水,與香港依賴輸入廣東省東江水的情況類似,鑑於維持穩定足夠食水供應的重要性,新加坡政府多年前已展開了「國家水喉」藍圖,致力開拓擴闊水源,除了加大雨水收集能力外,亦致力興建海水化淡廠及淨化已用過的水的「新生水」廠,藉此加強本地可供應用水的比例。

值得一提的是,新加坡政府在推行供水政策上,都能與文化、土地、城市規劃等政策相互配合。當局於2006年開始,已推行Active, Beautiful and Clean水計劃(「ABC水計劃」),筆者參觀的碧山宏茂橋公園,便是ABC水計劃下的旗艦項目之一。園內貫穿了一條蜿蜒3公里的天然河流,它是由一條筆直的混凝土排水道改造而成的,公園旁發展了不少資助房屋,居民和遊人可親近水源,甚至在水中進行一些休閒活動,藉此教育公眾愛惜水源,建立親水文化。雖然水旁邊也豎立了「小心嬉水」的警告牌,但當地國民也會明白到本身有保障自身安全的責任。

反觀香港,公園內可見的嬉水池已「買少見少」,即使有,也基於「安全」理由以圍欄圍着水池,生怕遊人發生意外而負上「責任」,本港的親水文化可謂是「斬腳趾避沙蟲」﹗

其實新加坡不少市區的引水道都已改造成天然水道的景觀,經過重新設計後,這些人造河流都被引入到住宅區內,它們不但有景觀性,還有功能性;既有防洪、避免水浸的功能,亦是蓄水區,當遇着滂沱大雨,可儲起更多雨水,以供使用。如筆者曾說,香港如要善用地下空間,能否考慮作收集雨水呢?然而,政府花不少資源研究及興建的跑馬地地下蓄洪池,只限於防洪作用,而被儲起的雨水,除用作澆灌蓄洪池上的運動場及場內沖廁系統外,大多都會回流到大海,並未能多加善用,實在有點浪費。就連水塘可作其他休閒如划艇的活動也沒有,除了反映親水文化與星洲大不同外,亦顯示了香港在開拓水源多用途方面的局限性。

港府宜有長遠規劃 促水源持續發展

新加坡在開拓新水源方面則有較全面的計劃,例如新生水廠,在轉化廢水為新水源的同時,會引進先進的薄膜和紫外綫研發科技;又當地的海水化淡廠在產水之餘,亦在旁自設發電廠除供海水淡化用外,餘下電能亦供其他市民使用。這都使有關產業產生協同效應,不像香港般的發展較為單一,蓄水池就只有防洪的功能,缺乏其他考慮。

從發展市區的集水區、開拓水源的多用途、至教育公眾愛護水源,新加坡於水管理的措施上,都有長遠的土地用途及城市規劃計劃,當地政府早在二、三十年前的總綱圖中規劃好,包括將一些容易對水源造成污染的源頭如工業區等,遷離市區,以使擴大集水區至市區中心。

對於同樣是彈丸之地的香港,則顯得有點雜亂無章。隨着近年香港工業的作業模式轉變,政府應否有更全面的考慮擴大集水區,促使水源持續發展,新成立的創科局又可否善用科技,減少不必要的食水流失?

全球變暖的現實令到水資源更加彌足珍貴,如何提高水資源的利用度及教育公眾對水的觀感,政府實有需要就本港未來水資源的發展作出更長遠規劃和措施。




返回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