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SINGTAO DAILY

專欄:地產霸權解碼 
刊登日期:2011.08.30


置業安居 談何容易

作者簡介:筆者為資深測量師,在業界工作逾三十年,現為誌星有限公司董事,曾擔任測量師學會會長並曾任職恒地、英皇、市建局及政府機構等。

「蝸居」,是近年熱門話題,是指人們居於狹窄的環境,但無能力改善生活狀況,尤以「八十後」年輕人最為關注居住的問題。百物騰貴,樓價房租也不例外。一九八一年,香港家庭月入中位數不足三千元,而去年則是一萬八千元,升幅六倍,但樓價升幅何止六倍?

有些人說,上一輩的人努力工作,儲錢買樓,但現今的「八十後」甫畢業一兩年便希望置業,想法不切實際。事實上,不論在成長環境、工作、薪酬、晉升機會,以致生活水平,兩代人的情況皆截然不同。現今大學畢業,即使工作數年後,薪酬及職位鮮有明顯改善,向上流動機會相對為低。因此,用上一代的標準來批評「八十後」,有欠公允。

年輕人也需要一個「家」。假設月入二萬元,購買市區一個五百餘平方呎的單位,樓價四百萬元,不計其他支出,也要儲蓄十七年。即使降低要求,置業仍是遙不可及。同時,樓價不會原地踏步,薪酬升幅往往追不上樓價升幅。達成置業安居、成家立室的目標談何容易!

置業困難,部分人士將責任歸咎於發展商,認為他們抬高樓價,那麼要他們減價出售樓房可行嗎?筆者認為,問題的根源是改善社會經濟,增加往上流動的機會,同時令樓房供求平衡,樓價處於合理水平。政府確立並執行社會認同的房屋政策,幫助沒有能力的市民改善居住質素;置業安居,至為重要。

回應市民對居住的訴求,政府近年推出一些措施,包括加強物業銷售的透明度、額外印花稅、增加土地供應、拍賣限呎地、活化居屋第二市場、「置安心」等,但至今未有明顯成效。政府亦未能給予市民一個清晰的置業機會,民怨持續。以往居屋可為夾心階層提供置業選擇,但隨著停建居屋,市民的薪酬又遠遠落後於樓價,令未有能力在私人市場置業的人數急升。

年輕人對置業需求殷切,政府應予協助。筆者認為,現時政府為低收入人士提供公屋,也是一種資助置業模式,通過低租金優惠,令公屋戶更能儲錢,幫助日後置業。提供居屋予夾心階層,又有何問題呢?關鍵是如何訂立機制,另供應數量因應市場樓價、市民置業能力及社會認同的居住水平而變動,確保不與私人市場重疊及競爭,從而淪為一項不必要的社會福利。

返回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