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SINGTAO DAILY

專欄:地產霸權解碼 
刊登日期:2012.04.10


完善保育計劃減少各方矛盾

近年社會對保育的意識不斷抬頭,關注之聲音亦越來越大;當中,「集體回憶」這個概念,是很多保育人士阻止拆除舊建築物甚至街道的主要理據。究意保育的准則是什麼?給巿民又帶來了什麼?對社會發展影響又如何﹖社會大眾又願意付出多少代價﹖不好好理清這些問題,保育就變成零碎不全,虛耗資源﹗

香港的樓宇,不同年代都有不同的特色;有些建築,內裡或發生過特別的事件,又或是名人生活的地方,亦可能代表某時代的特色,保育的需求就各有不同,難以一概而論,也不是單純保留建築物便了事﹗

對於一些有歷史、藝術特色的建築物,我們往往忽視把樓宇保留下來之同時,亦需要增加不少配套,才會彰顯保育的價值和意義。好像位於上環、原來為街市大樓的西港城,這於二十世紀初建成之愛德華式古典建築,紅磚外牆、花崗石拱頂正門入口,十分值得細心欣賞;但政府並沒有考慮,鑑賞建築物是需要有一定的距離﹗西港城被縱橫交錯的電車路包圍,加上熙來攘往的其他路面交通,跟本沒有一丁點的空地與環境,讓人可以停下來欣賞,令有關建築物有"用武之地",進一步強化其經濟價值。保育沒有完善全盤計劃,令效果未能盡量發揮,委實使人極其惋惜﹗

而瑟縮在油麻地「窩八」底下的「紅磚屋」,其情況更完全暴露了保育政策的短視﹗它的歷史比西港城更為悠久,規模比西港城更大 (一組三橦的抽水站、辦公樓和宿舍),但是政府一直沒有主動的保育方案,令這組1895年建成的紅磚樓,部份被拆除改建為垃圾房,碩果僅存的宿舍樓,則於戰後改變用途,先後成為衛生局、小販牌照部和油麻地街坊福利會,甚至是住滿了癮君子、針筒四散的露宿者之家﹗

2000年水務署蒐集史料時,驚覺「紅磚屋」原來是百年建築,這座被圍了工字鐵馬上要拆卸的樓宇,才在最後一刻煞停被推倒的命運﹗可是就算「窩八」改變圖則,以長柱取代部份低層單位以保小屋,但是在大部份有關建築都消亡的情況下,這座一級古積留存下來其面積之小,活化的潛能力大大減弱,與周邊的環境也是格格不入,令保育變成只是經濟補貼的大洞!

政府花了大筆金錢,放棄拆卸重建的經濟收益,去作文化的保存,其意可嘉,但是沒有一個全盤積極的計劃,訂定哪些建築物值得保留,制定方案,只是待保育人士大聲疾呼時,才驚覺有所忽視而把保育工程匆匆上馬,這種「只有措施,沒有政策計劃」的做法,是否社會各界與市民所樂見﹖

 

 

返回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