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SINGTAO DAILY

專欄:地產霸權解碼 
刊登日期:2012.07.18


沒有適時房屋政策、巿民何來樂業

安居樂業一直是香港核心價值,房屋問題也就是與民生最息息相關的議題。除了住居需求,我們的衣食行,也與店舖、寫字樓、廠廈的價值不可分割,任何有關政策的微小改變,都可能會牽一髮而動全身,影響深遠。

自上世紀五十年代,大量移民湧入這個小小的城市,房屋需求便遇到前所未見的壓力;當時殖民地政府容許各處山腰,冒起如野草一樣的搭建木屋、鐵皮屋。而市民則在苦無選擇下,屈居於無自來水、無電力供應、無廢物處理,無洗浴如廁設施、無車路、無消防設備的惡劣環境中,不知何日才能搬到更好的居住地方。

1953年石硤尾木屋區大火,造成五萬多人無家可歸,令政府不能再隻眼開隻眼閉,要面對問題,訂立比較長遠的住屋政策。由寮屋到臨屋,再由七層徒置區變成井字型公屋,再發展至居屋和夾屋,我們細心看看一個甲子的房屋政策,便赫然發現,過去十多年,發展竟然未見寸進﹗

回歸後,我們見過曇花一現的房屋目標:增加市民自置居所比例。但是政策措施卻是「見雲不見山」,沒有任何沿途的指標,去衡量向長遠目標進發的速度和應變﹗這些指標,例如樓宇平均售價與家庭入息中位數的關係,樓貸供款佔家庭收入比例,人均居住面積的目標水平,因失業率及利率的升跌而政策需作相應的調整,面向最終目標而努力,只是分辨緩急先後,採取不同的措施,和調整力度及時間表而矣﹗所以筆者認為,97年和03年兩次外圍因素影響下,政府完全取消訂定的長遠房屋目標,令香港的居住水平停滯不前,確實是令人十分惋惜的失誤﹗

直至現在,社會上仍然有很多房屋的問題未能解決:籠屋劏房、青年人無力上車、公共房屋僧多粥少、欠缺應對人口急劇老化的設施等,都會引起市民很大的迴響。新一屆政府在短期疏導之餘,亦不應再繼續蹉跎歲月,從速制定針對各階層不同需要的長遠目標,讓市民對政府的承擔有所預期:人均居住面積上升至多少、社會收入最低的一個百分比內的人都可住上公屋、年青人有符合其入息的住屋而不需強擠公屋輪候冊……. 這些都是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所不能不向市民交待的重點。

這些對未來發展極為重要的考量,都會觸及一個殖民地政府留下的理財哲學:高地價政策。這個看似資助政府支出的主要收入來源,是否令香港市民享受低稅率,或只是虛招一晃,是市民安居難的元兇,公共討論的空間很大,各階層都應該積極表達意見,才可令政府真切感受市民所思所想﹗

返回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