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SINGTAO DAILY

專欄:行行同行 
刊登日期:2012.12.18


天枰上的保育與發展(一)

特區政府日前公佈了中區政府山原政府總部西翼大樓,以及何東花園的處理方案。這兩個備受爭議的項目,再一次讓公眾視線聚焦到保育議題上。如何平衡保育與發展,兩者的矛盾,保育的效益,亦是社會討論不斷的話題。

何東花園主人何東,是首位入住山頂的華人。經過與業主多番磋商,政府最終決定,不將何東花園列為法定古蹟,允許業主自行決定用途;與此同時,對於代表着殖民地時期行政決策中心的中區舊政府總部西翼。政府就決定,由原先計劃拆卸並興建為甲級商廈,改為原址保留,修復後交予律政司作辦公室之用。

保育與發展,往往如同天枰的兩端,互相影響,因此,政府的決定正確與否,實在是見仁見智。但從好的方向想,有爭議才有討論。筆者期望,經過討論後,能讓政府、保育團體、以及社會大眾認真反思保育的真正意義。如何做到有「保」,又有「育」,不會令保育工作,成為社會的沉重包袱,巨大的經濟負擔。

歷史上,香港雖算不上久遠,但不少建築物也是一個時代的見證,亦承載著不少歷史事件的回憶。所以要談保育,最基本是先要介定其歷史價值。廣而言之,要從三方面考慮:第一,該處有沒有發生過歷史大事;第二,其與一些歷史人物是否有重大關連;第三,有否特殊的的建築風格,或為特定時代的代表。因此,古物諮詢委員會,對政府山及何東花園的評級決定,筆者是尊重的。

不過,現時不少的保育計劃,都會牽涉私人業權等問題,代價亦越來越大。以何東花園為例,由於業主堅持不換地,並向政府要求70億元的巨額賠償。外間有意見批評業主「獅子開大口」,但對業主而言,八十多年來,房屋修建及維修開支,全由其家族承擔,政府及社會並無支付過分文。今日,如果何東花園被評為歷史建築,業主便不能拆卸物業,即使是小許改建,亦需取得批准,諸多限制。何東花園位處黃金地段,業主要求巨額賠償,亦有其考慮的道理;何況,保障業權亦是重大的問題,不然將會打擊業主蓋建優質建築的意欲。

即使市民有無比決心,願意付出巨大的代價。花費巨額公帑來買入業權,維修管理亦需要大量金錢;若是引發訴訟,花費就更多了!所以要保留何東花園為法定古蹟,我們到底願意花費多少公帑,最後又有多少市民可以「享用」呢?

放眼世界,針對「回購」私人物業以進行保育,不同國家有不同做法。在英國,早於1895年,當局便設立了一個保育信託基金,由半官方機構管理。基本的宗旨,就是致力保存本土的歷史建築物,收入來源之一便是彩票收入。根據資料,當地人每花1英鎊購買彩票,便有4.66便士捐獻至文物保存基金。透過基金購入的歷史建築,會進行復修及活化,之後會出租或放售,並規定新業主不能進行改動。自94年以來,該基金已支持了超過3.3萬個保育項目,每年開支約3.75億英鎊,可以自負盈虧。

近年保育工作做得不錯的的澳門,政府亦設立了文化基金,除了政府和商界,博彩稅收亦是其資金來源之一。跟英國相似,文化基金主要用來收購具歷史價值建築物,再作活化。

外國模式是否值得香港借鑒,故然值得探討。但現時香港的問題,是社會對保育目的及目標是否清晰。保育不等於單純的「保留」,如何有「保」,又有「育」,下期會繼續探討。

 

返回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