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SINGTAO DAILY

專欄:行行同行 
刊登日期:2012.12.25


天枰上的保育與發展(二)

上期專欄提到,香港地少人多,寸金呎土,要平衡保育和發展並不容易。然而,這並不代表兩者無法共存。

政府於零八年公佈 「活化歷史建築夥伴計畫」,通過與非牟利機構合作,活化歷史建築,在第一期活化計劃的七大歷史建築中,旺角的雷生春便是有「保」又有「育」的成功例子。

雷生春屬典型唐樓,被評為一級歷史建築。在活化過程中,大宅的門窗和地板都全部被保留,跌打館內的雷生春及敬福堂牌匾,被原位重置,重塑出當年的氣氛。雷新春重新開放後,一樓用作中醫醫館,亦兼賣涼茶,連建築物的原有用途亦得到了活化,做到有「保」亦有「育」。

對於涉及私人業權的歷史建築物,同樣有成功例子。上世紀二十年代興建的半島酒店,建築風格極具特式,因此早被評為一級歷史建築。時至今日,半島酒店建築群仍保存著原有風味,在「保」的基礎上,更做到了孕育和發展。即使由於業務需要,酒店於1991年起進行擴建,但都沒有破壞建築物的歷史感,成功達到「保」的要求;而在北面加建的一幢30層高新翼,設計上與舊建築群的風格亦相當協調,內部裝潢保留著原有韻味,此舉既沒有影響酒店的歷史價值,也讓它配合了時代需要,實現了保育與發展的雙贏局面。

既然事實證明保育與發展實可共存,但何以爭論仍然永無休止呢?筆者認為是因為政府對保育工作,缺乏全盤計劃。宣傳不足亦公眾無法清晰明白保育的真正的目。以何東花園為例,政府曾提出用40億港元收購。即使政府成功收購,也只是做到了「保」,之後如何善用何東花園,政府卻從未公布詳情。何東花園位處山頂,要成為旅遊景點,交通配套是否足夠,周邊會否缺乏設施等問題,就必需一併考慮解決。不然花費巨額公帑亦可能最終只會淪為擺設品!筆者感到,每當社會出現保留某建築物的爭議,討論往往十分激烈,但對於保留後如何利用以及經濟效益等問題,討論就相對較少。

因此,在制定保育政策以及為建築物評級時,不單要考慮建築物的歷史價值,亦要考慮保留之後如何善用;在缺乏規劃的情況下一味強調保留,只會令政府的經濟負擔越來越沉重。

其實,政府亦可借鑒國外模式,設立基金支援保育,不少國家都能做到自負盈虧,這樣既不會影響政府財政,又能兼顧保育。當真正實現有「保」又有「育」,人文歷史價值,就不會再成為發展道路的障礙,亦是全香港的福祉。

返回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