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SINGTAO DAILY

專欄:行行同行 
刊登日期:2013.10.15


就改善市民住屋環境的動議 (二)

立法會上周通過「制訂住屋開支比例目標及人均居住面積標準」動議。筆者樂見大部份發言議員都認同本人建議的大方向,希望令市民「住得起」,「住得好」。

對於訂定明確硬指標,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及不少議員都有所顧慮。其實,筆者提出訂立住屋開支比例目標,並不是要尋求一時的數字,亦非硬性將全港市民的住屋開支拉成相同水平。訂立相關比例主要的目的,是希望政府有一個客觀參考標準,制定出具針對性的房屋政策及措施,因為相關比例是會直接影響政府的房屋供應數量。

雖然早前推出的長遠房屋策略諮詢文件已經列明,目標是要為每一個香港家庭提供適切而可負擔的居所。然而何謂「適切而可負擔的居所」,政府必須有清晰的定義及一個較客觀和科學的標準,不然難以訂立供應目標,亦很難量化其在改善市民居住和生活環境的成效。當然,這一標準的水平和如何制訂,是有討論空間,同時即使訂立了指標,亦應該定期檢視及調整,以確保達到最好的效果。

部分議員亦擔心一旦制訂硬性指標,會影響本港自由經濟體制。雖然本港多年來奉行自由經濟,但現時房屋供求失調情況嚴重,單靠市場自身的運作難以產生社會認同的結果,所以政府有必要「適度有為」。

住屋問題不單影響基層市民生活,對中產及專業階層亦帶來不少困難,這些社會的中堅分子,除居住問題外,亦要面對其他各種壓力,包括工作、醫療、交通、子女的教育等等。因此,政府有需要制訂長遠政策,包括如何進一步增加土地供應,降低中產階層住屋方面的開支,減輕他們生活的負擔。

因此,除了促請政府制訂住屋開支比例目標及人均居住面積標準外,筆者亦冀望政府在房屋問題上扮演更積極角色,重建可往上流動的住屋階梯,提供不同種類的房屋供應,配合不同組群、界別的需要,包括不合資格申請資助房屋,但又欠缺首期,無法自置物業的邊緣中產。

香港作為一個發達社會,如果市民的住屋條件,包括人均居住面積,沒有隨GDP的增長而得到改善和提升,這樣絕對是不健康,亦無法令市民穩定下來,為自己,為社會的未來拼搏。房屋政策對未來有著很大的影響,沒有目標,從何說起!

 

返回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