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SINGTAO DAILY

專欄:行行同行 
刊登日期:2014.04.01


店鋪阻街的困局

在九十年代的香港電影中隨處可見的街邊大排檔,沿著旺角花墟的「鮮花阻街」情景,可算是香港的「街頭文化」之一;然而不少店舖擺貨愈佔愈出,伸延霸佔大部分行人路,不單是阻礙路人來往,甚至會危及市民和行車安全,並且違反法例。

民政事務總署本月中推出「加強處理店舖阻街」諮詢文件,建議用定額罰款以起阻嚇作用,如有店主違例將會被罰1500元。然而單以罰款未必是最佳方法,另外罰款數額對一些旺區店鋪,其每月租金往往是數百甚至上千一呎,阻嚇力有限。

諮詢文件亦建議區議會可透過列出店鋪阻街黑點,協助執法部門制訂對店鋪阻街執法的優先次序,而對於能為當區增添姿采和營造獨特的特色店鋪,如經營者可自律遵照執法部門的意見來擴展範圍,透過與區議會協商,更可獲列為容後執法,甚至容忍個案,以保留地區特色。但由於缺乏統一標準,難免會為日後執法帶來困難;而所謂「特色」的標準應由誰來定奪,這亦是需要釐清的環節。

筆者認為要處理店鋪阻街問題,首先要了解店鋪是否與有關霸佔土地原有用途有所衝突。外國亦存在店鋪佔用行人道,成為地區特色店鋪,由於地廣人稀,附近較少居民及行人,對周圍環境影響較小;然而在人口密集的香港,就可能未必行得通。但是否能因應商鋪用途訂出容忍時限,以花墟為例,由於大部分植物均需要接觸陽光,長時間擺在室內會較易枯萎,加上商店將貨品擺出舖外,市民和遊客邊看邊逛,不必逐間走入店內,此情此景亦已成為了當區的特色景象。有鑒於此,是否應該規定一個時段,容許花鋪合理地佔用行人區,在盡量不影響附近居民的前題下,促進地區經濟發展?

對於如何定義何謂地區特色,筆者認為應由當區決定,因為當區區議會及居民最了解地區的情況,亦是最直接受影響的人。

不過,在繁華的市區地帶,商鋪霸佔行人用地的收益全數歸於業主,未免有失公允。例如彌頓道寸土呎金,鋪租屢創新高,而霸佔的面積往往隨時相當於出租的一成或以上,如能將這一部分收益撥歸區議會,為社區事務提供額外資源,回饋該區居民,對該區居民因阻街帶來的不便,亦可能是值得的!另外區議會亦可利用這筆資源,增撥人手監管店舖阻街問題,可謂一舉多得。

 

 

返回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