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SINGTAO DAILY

專欄:行行同行 
刊登日期:2014.06.17


寓建築保育於發展(一)

香港由一個漁港開始,經歷無數變遷,到今天發展成為亞洲國際金融中心。正如不少現代化城市,建築文物古跡是歷史的見證,如果得以保留及善用,亦可成為城市,甚至是整個國家的地標,例如歐洲許多城市的歷史建築便吸引了無數遊客前往參觀;但如果花費巨大社會資源,只是單純地保留,沒有考慮如何善用,付出與收入不成正比,社會要要承擔的壓力便會與日俱增,成為沉重的包袱。

由於本港不少文化古跡都涉及私人業權,為保育增添不少難度。去年,歷史建築何東花園被業主拆卸重建,私人業權與保護之間應如何平衡,成為保育政策的重大挑戰。面對此議題,特首在2013年的《施政報告》中,提出檢討保育私人歷史建築的政策,古物諮詢委員會(「古諮會」)日前就歷史建築保育政策檢討,展開為期兩個月的公眾諮詢。

現時本港具文物價值的建築可分為法定古蹟,以及一級、二級和三級歷史建築。零九年古物諮詢委員會完成了1444 幢歷史建築物的評估工作,按其不同歷史文物價值分列等級,並就相關法例於以不同程度的保護。

過往政府在保育方面相對較為被動。對於業權由私人擁有的已評級歷史建築,雖然零八年開始提供維修資助計劃,使私人業主可以自行進行小型維修工程,使這些歷史建築不致因日久失修而受到永久破壞,但因為當中涉及附帶條件,導致計劃成效偏低。相關的條件包括在維修工程完成後的協定期限內,不得拆卸建築物、不得轉讓建築物的業權,及容許建築物作合理程度的開放予公眾參觀;雖然每宗成功申請的資助額上限已由早期港幣60萬元增加至100萬元,但政府只會提供財務資助,歷史建築之業主須自行進行維修工程等。在種種限制下,截至2014年3月,計劃只批出37宗申請,成效並不彰顯。

但另一方面,在某些情況下(如改動排水渠、拆除建築物外牆的伸延建築部分等的小型工程;以及部分位於新界的村屋(即「新界豁免管制屋宇」)的建築工程),業主根本無須就其建築物的拆卸或改建工程提出申請,通報機制因而未能偵測這類個案,有機會導致部分歷史建築受到破壞,這亦是保育政策須關注的方面。

針對保育引伸出的財政壓力,今次諮詢提到顧問建議成立9億元文物保育基金,資助歷史建築維修、活化及推廣教育等,但不少人都質疑9億元是否足夠。筆者認為政府可參考外國,在成立基金初期向其注資外,也可收取社會人士捐助,甚至利用基金舉辦活動賺取收入,讓基金維持運作。不過當局亦需要考慮如何提高受到保護的建築物提高使用率及經濟回報,令基金能持續發展。

 

 

返回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