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SINGTAO DAILY

專欄:行行同行 
刊登日期:2014.06.24


寓建築保育於發展(二)

上期專欄提到歷史建築若只是單純地保留,完全忽略考慮如何從經濟因素方面善用,日後社會要承受的負擔只會與日俱增;加上過往我們在保育方面相對被動,涉及私人業權的保育個案考慮亦欠全面,導致保育成效並不顯著。截至目前為止,在評級或擬議評級的1,444幢建築物名單中,有18幢建築物發現已被拆卸,另有8幢建築物則已被大規模改建,其餘的估計在使用及維護情況亦不會太理想。

古物諮詢委員會(「古諮會」)近期就歷史建築保育政策檢討的公眾諮詢,其中包括顧問建議的成立九億元文物保育基金。眾所周知,保育需要動用社會資源,尤其是本港不少文化古迹都涉及私人業權。成立文物保育基金固然為私人業主主動維修歷史建築提供誘因,但如果基金僅僅注重歷史建築的維修保養,基金的負擔只會越來越沉重。另外,若文物保育基金的數額太小,或許會有人質疑政府在保育方面的誠意不足;但如果數目太大,又有機會影響到社會其他方面的資源分配,例如福利、醫療及教育等,這又是否為香港市民所接受呢?因此如何寓保育於發展,令文物保育不會成為社會發展的包袱,是不能忽略的!

另外一個需考慮的重要問題是如何公平對待擁有歷史建築物產權的業主。若保育造成其業權方面的損失,例如對重建、改建或維修等的限制或附加要求,甚至或須開放部分樓層予公眾參觀,又該如何處理?諮詢文件中都甚少提及,但筆者認為這是政府必須面對的問題,畢竟尊重私人產權是香港的核心價值,如果未能善加處理,會間接打擊保育的效果,造成社會的爭拗,然而社會又是否願意付出大量資源於保育呢?

要做到寓保育於發展,就必需要作出全盤考慮,才能發揮歷史建築的經濟效益。過往本港的保育對象主要以「點」分佈,與周邊的建築物以及環境不太協調;現時有不少人士提倡「線」(例如某街道)、「面」(例如某地區)的保育理念,希望更能發揮保育的協同效應,筆者對此是認同的。例如在外國,一個具歷史價值的噴水池,會連帶著附近的廣場或街道,全盤地進行保育,這樣就更能夠吸引市民及遊客前往參觀,提升當區的經濟價值。

但值得留意的是,歷史建築的保育由「點」發展到「線」、「面」固然是好事。但「線」、「面」的保育也預示著保育的範圍變大,受影響的私人業權會更多,對資源的需求亦會面臨更大的挑戰。再加上要做到「線」、「面」保育,還需要一改政府有關部門「各自為政」的陋習,集多個部門的分工協作,寓保育於發展,令保育項目更能發揮其存在的經濟效益,減少對公帑的依賴,令保育得以持續。

 

 

返回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