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SINGTAO DAILY

專欄:行行同行 
刊登日期:2014.07.15


實事求是的農業政策

香港自上世紀八十年代初開始進入飛速發展時期,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現時更躋身亞洲國際金融中心,但農業發展與經濟蓬勃程度成反比。香港農場從八十年代之前能滿足本地需求量的30%,跌至今日的约2.3%,在2013年本地農產僅供應全港所需蔬菜的2.0%。農業急速衰落的其中一個癥結是由於缺乏全面適時的農業政策,政府對農業發展無全盤計劃與目標。

基於經濟發展與人口增長,香港需要大量土地作新發展和基建用途,直接導致農地面積急速減少;根據政府在二○一一年底發表的估計數字,農地佔本港土地總面積約6.1%,即約6 700公頃,當中已納入法定圖則並規劃為「農業」用途的新界土地有3 278公頃(約佔法定圖則所涵蓋的新界土地的總面積10.5%),為數不少,然而,其中真正作農業用途的不足三成。筆者所見,現時的農業政策是奉行「自由市場」的原則,資源概由市場力量決定,政府積極不作干預。但不少人認為制訂全面的農業政策並非意味著干涉自由市場運作的原則,而是更有目標,更有部署地促使行業在「自由市場」下發展。例如將蔬菜供應量定為需求的5%,这需要妥善規劃作為「農業」用途的土地,無論質與量,包括相應配套設施,都能作出配合。

雖然在現代都市的各項產業中,農業往往都屬於低產值產業,但農業對城市發展十分重要。本地生産除了可更易掌控食品質量與安全外,亦能減少進口食品的成本所需、提供更多就業崗位,以及在食品供應方面的角色更為主動等。不少國家及地區都十分重視本地農業發展,例如台灣則以「健康、效率、永續經營」作為農業政策的施政方針,亦制訂相應的政策扶助農業。

本港農地使用率低,荒廢或作其它用途的佔多數,因此,政府若有心推廣農業,在復耕時除了需考慮土壤是否適合耕種,還須考慮水源及交通等基礎設施是否齊全;再加上現時不少規劃為「農業」用途的土地均為私人產業,估計約近七成屬私人擁有,而有關地契並無嚴格規定土地業權人必須善用有關農地作農業用途,不得閒置;強制執行亦不可行。再者,不少業權擁有人都期待有關土地日後能作其它更高產值的發展用途,對租用土地與務農人士缺乏動力。

因此,筆者建議,政府可考慮向沒有計劃從事務農工作的土地擁有人清楚表明在可見將來不會容許改變用途,並就整片農地作全面計劃,包括针对水源,耕種等做好安排,鼓勵租給政府或是務農人士,協助農業產業發展。相信有關業主亦不想見到一大片農地繼續荒廢而無任何收益,而對務農人來說,如有制度確保租用農地的租金及租期的合理性,则有利於他們進行長遠部署,自然安心於行業的發展,成效便能彰顯。

返回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