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SINGTAO DAILY

專欄:行行同行 
刊登日期:2014.08.26


歷史建築保育政策

保育政策向來為社會關注和重視,古物諮詢委員會(「古諮會」)於今年六月初發表歷史建築保育政策檢討的諮詢文件,徵求各界意見。

就歷史築的保育,政府現時採取行政措施,對歷史建築進行評級,以作保護。業界普遍認為,在沒有任何實質法例保障和約束的情況下,實施行政評級的制度,顯得非常被動,給大家有「無牙老虎」的感覺;加上在現行的評級制度下,並未就獲歷史評級的建築物制訂完整及有效率的處理機制,所以筆者認同,有需要研究是否應該透過立法,讓政府可以根據有關法例,加強保育歷史建築。

而保育的其中一個重要問題是如何公平對待擁有歷史建築物產權的業主。若保育造成其業權方面的損失,例如對重建、改建或維修等的限制或附加要求,甚至或須開放部分樓層予公眾參觀等,必須小心處理!但諮詢文件中甚少提及這個我們必須面對的問題,畢竟尊重私人產權是香港的核心價值,如果未能善加處理,會間接打擊保育的效果,甚至造成社會的爭拗。筆者認為可引入補償機制,讓獲評級歷史建築的業主,當因獲評級而令其業權受到損害時,可根據有關機制提出補償要求,當中可能涉及金錢、土地、發展權利、密度或其他形式的補償,以保障私人權利。

另一方面社會亦需深思保育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是任由歷史建築物隨時間的推移而變化,抑或是原封不動保存其最初的樣貌和用途?無可否認,保育是需要社會付出的,若只是單純地保留,忽略考慮如何從經濟因素方面善用,日後社會要承受的負擔只會與日俱增。對此,諮詢文件提出,在香港設立文物保育基金有助推動市民大眾參與文物保育之餘,還可以嘗試開拓收入來源,包括接受損贈、收取建築物租金,以及舉辦收費活動和銷售紀念品,藉以資助各項文物保育活動。但筆者認為,保育基金的覆蓋範圍可更為廣闊,不應只包括歷史建築的維修,如何善用以產生經濟效益,亦為重要。

另外,現時的法例主要針對新建建築,而香港歷史建築物的改造及維修工程,往往都要符合最新的「建築物條例」規定,包括消防以及無障礙通道等,帶來了不少困難;部分歷史建築物往往因未能符合有關規定而被限制了用途,使建築物未能被善加利用。因此,政府對於已評級的歷史建築的改動工程,應再予以放寬。

保育須有「保」有「育」,才能令保育項目更能發揮其存在的經濟效益,並減少社會的負擔,令保育得以持續。

返回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