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SINGTAO DAILY

專欄:行行同行 
刊登日期:2015.01.27


交通、規劃與發展

最新一期《施政報告》在交通方面甚少著墨,不僅沒有提出具體方法以減輕基層市民的交通費負擔,亦沒有提及如何改善巴士、小巴及渡輪的營運困境。另外,現時本港的交通、規劃與發展給人的感覺是各自為政,互不配合,而《施政報告》並未就此提出措施。

事實上,有關問題已存在很久。以上世紀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初尖東地區發展為例,那時後尖東地區的新發展吸引了無數寫字樓、商場、酒店進駐,車水馬龍,熱鬧繁忙;但現時走進尖東的商場,裏面不少鋪位都是空置,令人唏噓當年的輝煌不再。今日回看,尖東的衰敗,與規劃及交通不協調不無關係。八十年代隨著香港的經濟起飛,尖東亦迎來了黃金時期,但由於當時的規劃、發展對交通造成的負荷並未有全面考慮及配合,導致有限的路面並不能應付到不斷增加的商業發展,筆者曾嘗試被困於多層停車場長達兩個多小時,只因為路面擠塞,車輛無法離開停車場,而這樣的情況在當時並非罕見。


再以近期啟德發展區為例,亦突顯規劃與交通脫節的問題。啟德舊機場自98年搬遷以來,啟德地區的土地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曬太陽」,政府雖有相關理由至長逺發展進展緩慢,但鑒於本港可供發展土地緊絀,為何不考慮利用土地作短期用途?造成寶貴的土地遭到嚴重浪費。直到去年「美酒佳餚巡禮」移師啟德郵輪碼頭旁的空地舉行,雖然成功舉辦,但交通安排卻被廣為詬病,這突顯舊啟德機場土地經多年規劃發展,連郵輪碼頭也落成啟用,交通配套卻仍然落後。


另外,在發展大型基建項目時,時常純粹被當作工程項目,缺乏全面系統的規劃配套,港珠澳大橋就是實例。港珠澳大橋的功能無疑主要是解決香港與內地(特別是珠江西岸地區)及澳門三地之間的陸路客貨運輸需求,建立跨越粵、港、澳三地,連接珠江東西兩岸的陸路運輸新通道,對附近地區包括經濟發展有深遠影響。但於決定興建時,好像完全沒有考慮大橋所帶來的機遇及影響,直到兩年前才開始提出橋頭經濟、人工島規劃等,在工程初期沒有一併考慮,那又怎能彰顯最大成效呢!


而蓮塘/香園圍口岸項目亦面對同樣問題,給人感覺是規劃與工程分隔。2006年12月,港深兩地政府開展一項聯合研究《深港興建蓮塘/香園圍口岸前期規劃研究》,探討在蓮塘/香園圍興建新口岸的需求、功能及效益。同期間,香港政府規劃署亦於2007年1月開展一項規劃研究,分析在香港境內闢設新口岸的規劃、交通、環境和工程的事宜,包括土地需求和連接道路。一般而言,口岸的開通將為周邊地區注入經濟活力,理應連同一併發展,但2014年初《發展新界北部地區初步可行性研究》才開始展開,難免給人欠缺配合之感。


交通、規劃與發展本應相輔相成,不能各自分隔,否則未來會有更多的問題接踵而來,亡羊補牢可能為時已晚。

返回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