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SINGTAO DAILY

專欄:行行同行 
刊登日期:2015.02.03


「置業難」問題

美國一家研究公司最新出爐的「全球住房負擔能力調查」報告顯示,香港連續五年成為全球最難置業的城市,樓價中位數是家庭入息中位數17倍,即平均每個家庭「不吃不喝不使」17年,方可買得一個單位,這創下該報告出爐11年以來的最高紀錄。

該研究報告依照世界銀行與聯合國的評估標準,將樓價和收入比率區分為4個等級。3倍以下,屬於一般家庭「可負擔」的水準;3.1到4倍為「略微超過負擔」;4.1到5倍為「嚴重負擔不起」;5.1倍以上是最嚴重級別「極度負擔不起」。至於本港的17倍較最嚴重級別高出超過2倍,令人極度吃驚。


香港地少人多,寸金尺土,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區之一,樓價貴已是公認的事實。雖然房屋問題受多方面因素影響,但筆者認為政府缺乏目標卻是本港房屋居住問題多來未能解決的主要原因,導致現時不少市民越住越細,越住越逼。


反觀不少國家或地區透過政策規定房屋面積以保障居民的住屋質素,就以鄰近澳門為例,澳門政府要求發展商在興建私人住宅樓宇時,其單位間隔的可使用面積需符合最基本的規定,以保障用家有適當的居住空間。兩房一廳的單位,廳的可使用面積最少要有12平方米、睡房則不少於9平方米,廚房不少於4平方米;對於三房一廳的單位,廳的可使用面積不少於 12平方米,廚房為6平方米;並規定其中一間睡房的最少可使用面積為12平方米,其餘兩間房必須在9平方米或以上;而為了保障單位間隔的採光、通風條件和適當的居住空間,政府還規定房間最窄不能少於2米,廚房則不能少於1.6米等。


但放眼香港,近年只聚焦新增單位供應數量,卻對於單位面積隻字不提;雖然目標是為每一個香港家庭提供適切而可負擔的居所,但卻無清晰定義。政府曾經表示公營房屋單位(包括公屋和資助出售單位)可視作適切居所,然而,公屋人均室內面積不少於7平方米,與私樓應有差距,這是否意味私樓人均面積過大,預示未來房屋政策鼓勵發展商增建更多細單位?為何政府沒有就私樓人均居住面積訂立標準?筆者認為「適切而可負擔的居所」,必須有清晰定義,不然難以訂立供應目標,改善市民居住的生活環境從何而起!


除了政府須釐定清晰目標外,亦需要社會作出適當取捨,因為香港並非缺乏土地,而是缺乏可供發展土地,如需要在土地用途及密度方面做出調整,社會大眾是否接受?任何規劃改變在一定程度必會對附近的社區設施及交通等方面造成壓力,期望社會能以大局著想。

返回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