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SINGTAO DAILY

專欄:行行同行 
刊登日期:2015.04.14


善用環保園的土地資源

最新一期《施政報告》提到,香港缺乏可供發展土地,而土地供應和社會需要出現嚴重的落差,土地及房屋供不應求,造成價格和租金不斷上升。因此政府正多管齊下搵地,包括更改土地用途、增加地積比率及填海等,務求增加可供發展土地的面積。

然而, 在土地資源極其寶貴的現時,仍有不少土地遭到浪費。之前提到啟德舊機場自98年搬遷以來,啟德地區的土地大部份時間都是在「曬太陽」,盡管可能有不少理由導致至發展進展緩慢,但亦長期浪費土地資源亦不能接受;同時筆者發現不少規劃作「政府、機構或社區」(GIC)地塊可能由於當年規劃時土地資源仍較爲充足,因此往往未有善用其發展潛力,造成資源浪費,例如佔地約二十公頃的屯門環保園十四年來發展一直遲緩,不但未能對環保業做出貢獻,更造成土地資源浪費。

雖然現時本港已回收了相當部份的都市固體廢物,但其中約99%已回收的可循環再造物料皆出口到其他地區加工,只有大約1%在本地處理及再造成有用的產品。發展環保園是政府其中一項促進本地環保業的重要措施,目標是以業界可負擔的租金,為回收再造業提供長期土地,以鼓勵業界投放資金,發展先進及增值的循環再造技術。政府於2001年建議成立環保園,以刺激本港循環再造業的發展,以平租租予本地環保回收商使用,原計劃於2006年啟用,當時已向立法會財委會取得三億一千九百萬元以作發展,但可惜運作進度一直未如理想。

環保園第一期的六幅土地中,先後有四個租戶因資金問題、廠房建設未能符合法例要求等因素,未能如期營運,最後有三幅需要重新招標。2010年,審計署已發表報告披露環保園已比原定的計劃延遲了三年運作。在土地資源短缺的情況下,出現如此浪費實在令人費解!

除此之外,政府對循環再造業的政策扶持是否足夠?循環再造業不但具有經濟效益,更重要的是其社會價值。然而,運作成本高是本地循環再造業面對的另一大問題。以現時在環保園設立塑膠資源再生中心的仁愛堂為例,中心以收集廢膠樽為主,但膠樽重量輕、體積大,每車只可運輸0.5至0.8公噸,加上環保園位置偏遠,運輸成本非常高,估計每公噸營運成本高達六千元,但廢膠循環再造後出售價格僅及成本的一半。因此中心營運近兩年,一直錄得虧損。這樣一來,試問又有多少商家願意長期經營這一事業?

要扭轉環保園發展緩慢的困境,需要政府一改各自爲政的被動角色,積極善用寶貴的土地資源,亦讓循環再造業得到健康發展。

返回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