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SINGTAO DAILY

專欄:行行同行 
刊登日期:2015.07.14


高鐵延誤超支 責任誰屬?

原定於今年內通車的廣深港高鐵香港段,工程不斷出現延誤超支,除了最近預計要二○一八年才能通車,造價亦由原來的六百五十億,及去年調高至的七百一十五億,至八百五十三億,超支約30%,成為造價最高的鐵路項目之一。

過去多年,港鐵為香港市民提供了既環保又便捷的集體運輸交通服務。而在鐵路建造、營運以至管理方面亦有很高的水準,深受各方讚譽,因此港鐵在過去多年亦有為不同國家及地區提供地鐵建造及營運管理的顧問服務。無可否認,港鐵公司是香港最具足夠經驗興建高鐵這類對技術及經驗要求甚高的鐵路項目,因此就高鐡政府採取新做法,即通過委託協議委託港鐵負責高鐵香港段的設計、工程監管及營運看來是有其理據的。若工程項目順利完成,則能延續港鐵的良好口碑;而政府則通過路政署的專責小組及外聘的專業顧問進行監督。但問題是,對於鐵路這類複雜的工程項目,公務員是否有足夠經驗及能力進行監督?而路政署雖有聘用顧問公司,但由於鐵路建造這一行業較專門,業內人士理應互相熟悉,這又是否會引起大家對顧問意見的獨立性的疑慮呢?這都可能是導致外界擔心高鐵工程延誤及超支的透明度較低,有隱瞞公衆的嫌疑。

其次,早期政府較爲關注高鐵的完工期,以及工程延誤是否能追回;對於工程造價方面則予人感覺關注度較低,而工程造價在短時間內由最初的六百五十億,升至去年的七百一十五億,再升至今年的八百五十三億,在沒有較多理據和解釋下,難以令公衆信服及接受。

據港鐵早前指,估算上升主要因是由於工程時間延長令開支上升、原造價未包括額外工程、以及建造成本顯著上升。而西九龍總站大樓入口的鋼結構和幕牆的建造工程比預期慢及難度較高,亦令完工期進一步延後。但問題是,高鐵工程複雜及困難是眾所周知的,對於工程可能面臨的問題應提前預視到,例如長度約26公里的隧道,其土地變化幅度必然十分大,對工程造價及時間當然有很大影響,但爲何前期未有做足研究,在工程計劃時預早考慮呢?港鐵對建造地鐵擁有豐富經驗,理應對這些問題十分掌握,因此港鐵在工程延誤方面是否應負上責任呢?

雖然高鐵現在只剩下三成工程未完成,但面對建造天價的數字,社會上部分人士卻建議叫停。筆者認為,高鐵工程的未知因素如土質情況等已愈來愈清楚,理應可就工程商討封頂金額及準確的時間預計。因此「停工止蝕」或改變項目土地作其他用途的建議是不切實際,亦不是負責任的做法。因為即使叫停工程,仍需面對承建商索償,造價不但沒有減少,高鐵對香港所帶來的經濟及社會效益,將未能體驗,對香港利益將有莫大的損害!

返回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