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SINGTAO DAILY

專欄:行行同行 
刊登日期:2015.10.13


建立聰明城市的先決條件

近日,世界經濟論壇公佈最新《全球競爭力報告》,香港連續三年排第7位。報告指,香港的基建競爭力繼續排在第一,但金融中心競爭力則由第一位降至第三位,創新方面最弱,排在第27位。至於今年五月,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IMD)公佈的《2014年世界競爭力年報》顯示,香港的競爭力排名十年來首次跌出前三名,位列第四;根據《亞洲競爭力2014年度報告》,香港排名亦落後於新加坡及韓國,其中,在創新領域的競爭力,香港更跌至第十名。香港接連在競爭力報告中排名下跌,筆者認為與創新科技落後有很大關係。

眾所周知,科技創新是推動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新加坡、韓國等亞洲國家早已成立了創新科技部門,內地的創新科技發展更是突飛猛進,而香港多年來卻停滯不前。台北市長柯文哲出席智慧城市論壇時被問及何爲「智慧城市」時答道:「政府要建立一個平台讓人民或企業很有效率地工作」,政府在推動及發展聰明城市中是扮演了關鍵的作用。

一直以來,本港政府給人的感覺是落後於科技發展,政策條例亦往往過時,難以應對最新科技發展。近日叫車應用程式Uber引起的爭議便是例子。多年來,香港的士受到特許經營制度保護,上一個重大改變是更換液化石油氣(LPG)車,這亦是通過運輸署主動修改法例所引來的轉變。其實本港的的士服務長久未能與時並進,令市民不滿。除非的士運營者願意改變現狀,否則改善的士服務最終便會由外來挑戰促使,Uber便是其中之一例子。 因此,筆者希望政府能夠積極主導的士業的改革,而非閉門造車,令的士業發展停滯不前。

另外,在創科局於立法會批准撥款成立之前,政府有需要妥善運用現有資源發展創新科技,例如利用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的通訊及科技科,推動科技產業的發展,同時在發展聰明城市方面,當局亦需要與時並進。

「聰明城市」顧名思義是將整個城市智能化,而並非只局限於單一區域。因此,雖然東九龍被視為第一個試點,但亦不應該過分集中於分區發展。另外,「聰明城市」涉及範圍非常廣泛,包括了電子資訊系統及無線通訊、可再生能源、智能電網、綠色建築、交通及信息管理、環保智能汽車及運輸系統,廢物處理、城市安全、以及醫療資訊技術等等。筆者認爲,建立聰明城市的關鍵一步,是要令相關的法律須與科技緊密相聯,否則一切目標只會變成空中樓閣,難以實現。

 

 

返回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