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SINGTAO DAILY

專欄:行行同行 
刊登日期:2016.02.16


私人業權與自然保育的矛盾

十一年前,政府推出「新自然保育政策」,包括在十二個須優先加強保育的地點推行試驗計劃,以評估與土地擁有人簽訂管理協議,以及公私營界別合作這兩項新保育措施的成效。但十年來政策落實進度緩慢,給人感覺十分被動,任由需保育的土地自生自滅,而有關土地的擁有人亦認爲其土地權益受損。十二個推行試驗計劃的地點中,只有鳯園、塱原和濕地簽訂了「管理協議」,亦成為較能爲市民熟悉的項目;至於沙羅洞的「公私營界別合作」計劃,由於涉及骨灰龕項目一直無法上馬,而豐樂圍項目雖於城規會闖關成功,但爭議的聲音至今仍不絕於耳。

2010年,政府計劃將西貢大浪西灣等三幅涉及私人業權的「不包括土地」納入郊野公園範圍,引發不少爭議,因爲無論是「新自然保育政策」選定的優先地點或「不包括土地」,土地一旦被認定具有高生態價值,用途便會遭到凍結,土地可發展潛力亦會大受限制,令土地擁有人感到經濟利益受損。然而,政府就賠償問題回應查詢時指,私人土地上具重要生態價值的地點通常屬農地契約,根據這些農地契約的規定,而有關用途並沒有被剝奪,故政府無需向這些土地擁有人作出補償。然而,筆者認為這樣的説法並不公平。眾所周知,在被劃作保育地點中的私人農地,其耕種活動將較其他農地受到各樣監管或干預,所以在這些地點農業活動都會大幅減少,不少變成荒廢土地,並非有意識和有系統的進行維護,這樣往往只會對生態保育構成負面影響。

相比於私人土地,政府土地在自然保育方面成績卻相對成功。以米埔自然保護區爲例,政府從1980年代開始以一個基圍塘80萬港幣的高額回饋金買回原有的土地權,到了1990年米埔保護區土地全數收回,並交由世界野生動物香港基金會管理,現在政府每年還資助超過100萬的港幣來協助保護區運行,雖然一年最多只開放4萬人左右參觀,但保護區成爲了頗有成效且反對聲音小的成功例子。

有意見認爲若政府回購具有保育價值的土地,則較爲容易平衡保育與發展,保育成效更高亦可更爲全面,然而這對公幣資源卻是相當大的負擔,因此政府多次表明並無意願回購相關土地。而私人土地的保育卻是強調經濟效益,因此往往需要有發展商配合,如是卻往往容易被扣上官商勾結的帽子,另外如經濟效益有限,私人土地擁有人未必有興趣參與,導致與自然保育之間存在死結,因此若政府不積極應對,長此下去,自然保育只會淪爲空談。




返回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