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SINGTAO DAILY

專欄:行行同行 
刊登日期:2016.06.14


保育與私人業權的難題

最近一系列關於保育的議題,引起了社會的廣泛迴響。正是由於本港不少歷史建築與自然保育土地都涉及私人業權,為保育增添不少難度。

以歷史建築爲例,它們是香港歷史的見證,如果保育得宜,不單可以讓年青一代一睹歷史風采,亦可成爲城市甚至整地區的地標,更有可能帶來額外的經濟活力。然而,2013年歷史建築何東花園被業主拆卸重建,突顯香港歷史建築物保育面對的一些難題。私人業權與保育之間應如何平衡,成為保育政策的重大挑戰。

對於擁有歷史建築物業權的業主而言,建築物一旦被評級,則難以改動,更不用說重建。在缺乏經濟誘因,業主在維修保養方面未必會主動,這樣一來,不單業主的權益受損,歷史建築物亦會因年久失修而破壞,打擊保育的效果,這又是否是政府樂見呢?再者,尊重私人產權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之一,若保育造成業權受損,有關問題亦必須正視。

筆者認爲,若政府若能在財政方面增加支援,相信對促使私人業權人保育歷史建築物會有積極作用。零八年開始,政府爲私人擁有但已評級歷史建築提供維修資助計劃,但因為當中涉及的附帶條件,導致計劃成效偏低,包括在維修工程完成後的協定期限內,不得拆卸建築物、不得轉讓建築物的業權,及容許建築物作合理程度的開放予公眾參觀;雖然每宗成功申請的資助額上限已由早期港幣60萬元增加至100萬元,但涉及的程序、時間等種種限制下,成功批出的申請並不多,成效未能彰顯。另外,以往政府就保育私人歷史建築物上,亦有探討轉換發展權以及換地等方案,但轉換發展權必須增加規劃上的彈性,容許重建的土地地積比率增加,這對於政府而言亦是挑戰,因此多年來未有落實。

歷史建築物的保育要取得成效,還須政府與私人業權人的共同努力。有意見認爲政府應回購歷史建築物進行保育,但這將花費巨大社會資源,付出與收入未必成正比。筆者認爲,保育要取得成效,政府必須在尊重私人業權之餘,增加資源以及簡化維修批審程序和規管改造工程的條例具彈性,才能促使歷史建築物的保育能可持續發展。






返回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