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

> 發言 > 「傳召鄭若驊」議案發言

「傳召鄭若驊」議案發言

20190123「傳召鄭若驊」議案發言

主席,《基本法》第63條訂明,律政司主管香港的刑事檢控工作,不受任何干涉。因此在並非必要情況下,不應動輒將作出刑事檢控決定的憲制責任及專業判斷,外判予外間的私人執業大律師代理。

此外,根據律政司的既定政策,司長可以在多種情況下,考慮是否將案件外判或尋求外間法律意見。例如是案件涉及司內人員,這個正是律政司決定就鄭若驊司長的寓所僭建案件,徵詢外間大律師意見的原因。其他情況包括案件需要專家協助,而司內並無所需技能。今次議案針對的UGL案,看不到涉及有關情況。

有關政策及指引亦訂明,為免予人有偏袒的感覺或出現利益衝突問題,律政司如認為適宜,可就案件尋求外間的法律意見或服務。反對派主要是質疑這一點,他們認為涉及UGL案的梁振英先生,既是前特首,又是現任全國政協副主席,加上律政司過去曾就部分涉及現任及前任政府高官的案件,徵詢外間大律師、甚至是英國御用大律師的意見,何解今次UGL案沒有這樣做呢?

鄭司長上周在立法會回應議員質詢時已清楚說明,某宗案件的性質是否敏感,按指引從來都不是硬性需要外判。將案件外判尋求外間法律意見,亦並非律政司的慣常做法。律政司刑事檢控科每年處理超過三千宗案件,但過去幾年曾就檢控決定尋求外間法侓意見的案件數目,只係寥寥可數。

對於涉及現任、前任官員或其他政治敏感人物的案件,亦並非每一宗都外判處理。例如有關前發展局局長麥齊光先生涉嫌騙取房津的案件,以及本會議員兼行政會議成員林健鋒涉嫌不小心駕駛的案件,律政司經考慮後,最終都未有徵詢外間法律意見。

針對UGL案,根據鄭司長的解釋,她在作出是否檢控的決定時,並沒有受到涉案人的身份或政治因素影響,純粹是根據證據是否足夠來做決定,這體現了獨立刑事檢控的精神。而根據過往的法庭案例,有關予人偏袒感覺及出現利益衝突的外判指引,亦不適用於相關案件。

當然有人會話,為免令人有任何質疑,為免讓反對派可借機大造文章,就算律政司明明覺得相關案件證據不足,不應該檢控,都可以尋求多一個外間大律師提供意見,藉此「塞住人把口」。我覺得這種做法是不應該,除了會浪費公帑,亦是有違法獨立及法治精神、有違律政司的既定檢控政策及指引,對相關涉案人士也是不公道、不公義的。無理由因為某涉案人是政治人物,甚或純粹因為對方是某些人士的針對對象,就要背棄法治及律政司獨立專業判斷的原則和精神,在決定是否檢控時要特別有多一重的手續、多一重的考慮。

如果真是所有涉及政治人物的案件,律政司都要尋求外間法律意見,四年前的違法佔中,好多涉案的反對派人士至今都未被檢控,社會上亦有不少人覺得背後會否有政治考慮,質疑政府是否不敢得罪反對派、不敢得罪某些外國勢力,有關案件又是否都應該徵詢外間意見呢? 是否都要傳召律政司司長到立法會交代解釋呢? 是否好似郭榮鏗議員今次議案所講,要公開所有相關文件、紀錄及證據,讓全香港七百萬市民進行公審呢?

作為專業界一份子,我一直強調專業人士的獨立和操守是至為重要,而無論他們是在政府任職還是私人執業,他們提供的專業意見,都應該是獨立及根據相關事實去做判斷。不過,對於涉及政治人物的刑事檢控決定,部分議員卻好像認為,凡是外判的就是好的,好像只有外判大律師及其法律意見才是獨立和專業的。

我代表的業界有不少公務員及合約政府僱員,他們雖然希在不同政府部門任職,用公帑出糧,但我完全相信不會因而影響他們專業資格及專業判斷,他們就相關專業事務作出的決定及提供予政府的意見,都是獨立和專業的,不會明明自己做到的事、應做的事,都花費額外公帑找外面的顧問公司代勞。

在律政司工作的一眾政府律師亦一樣,他們也是受過嚴格的專業訓練,擁有相關專業知識及資格的法律工作者。他們向政府提供的各類法律意見,以及根據相關法律和政策作出的檢控決定,本身就是獨立和專業的。如果他們每逢遇上涉及政治人物的案件,就不加思索尋求外間意見,這樣是否反而不專業呢? 是否缺乏承擔和不負責任的表現呢?

事實上,回歸後的歷任律政司司長及部分律政司高層,之前都是私人執業的大律師或律師。鄭司長上任前也是私人執業的法律界人士。另外,每年亦有不少政府律師,因為不同理由而離開律政司轉為私人執業,包括現任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他也曾任職律政署,我不會質疑他過往在政府的工作都並非獨立專業、背後都是有政治考慮。前刑事檢控專員薛偉誠更做了法官,如果他當年在律政司的工作不夠獨立專業,相信司法機構根本不會招攬他加盟。

再者,就算律政司決定就某宗涉及政治人物的案件尋求外間法律意見,外界都可以質疑你,為何會委聘這位大律師,而並非另一位大律師,爭拗是否會變成沒完沒了呢? 相反,如果律政司決定檢控某位不受反對派歡迎的政治人物,即使沒有尋求外間法律意見,反對派會否又有不同講法呢?

希望大家不要對人不對事,不要再了咗政治上的利益、或者以至私人恩怨,而罔顧事實及法律原則,無所不用其極向律政司及司長施壓,這樣對香港法治絕對並非好事,亦對律政司內一眾專業人士的專業及獨立性有欠公允。

誠然,律政司處理今次事件的手法,存在改善空間。例如在律政司公布有關決定後,司長隨即就休假離港,難免令人覺得是有意迴避,不想向公眾交代解釋。

此外,我以前都講過,對於部分涉及政治敏感人物的案件,包括一些涉及反對派人士公然違法的案件,即使證據確鑿,甚至連涉案人都表明願意承擔罪責,律政司往往拖上好幾年才決定是否檢控,這樣難免會令人於觀感上,覺得可能有涉及政治考慮。希望司長能從中汲取教訓,提升公眾對律政司的獨立性及專業性的信心。本人僅此陳詞,反對郭榮鏗議員的議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