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

> 發言 > 立法會人員就林卓廷尹兆堅案作供」議案發言

立法會人員就林卓廷尹兆堅案作供」議案發言

20190131「立法會人員就林卓廷尹兆堅案作供」議案發言

主席,就張超雄議員提出議案,反對容許6名立法會秘書處職員,就林卓廷議員及尹兆堅議員的刑事案件出庭作供,我發言反對有關議案。

張超雄議員提及立法會議員的言論自由是應該受到特權法保障,首先大家要認清事實,今次案件並不涉及言論自由,林卓廷議員和尹兆堅議員是被控妨礙立法會人員執行職務及普通襲擊,普通襲擊是涉及肢體衝突,有可能涉及暴力和武力,是刑事罪行來的。

如果根據張超雄議員的道理,以後立法會議員在立法會大樓內做出任何干犯法例的行為,是否都受到他所說的特權法保護呢? 警方是否都不應該執法拉人、律政司都不應該檢控、法庭都不應該審理、相關的立法會職員及受害人都不可以出庭作供呢? 議員是否在法律之下擁有超然的特權呢?

當然,究竟這兩位議員同事當日有否襲擊他人、有否打人、有否干犯法律,都要看證據及有待法庭的裁決,但張超雄現在連立法會人員去作供都禁止,是否為了幫「自己友」,而去阻撓證人就一宗刑事案件作供,赤裸裸地妨礙司法公正,這種做法真令我大開眼界。張超雄議員及支持這個議案的反對派議員,以後還談甚麼法治呢?

張超雄議員引述梁國雄前議員搶高官文件案的判詞,聲稱政府、警方及律政司都不應引用有關法律去檢控林卓廷及尹兆堅,如果是這麼有理據,大可向法庭申訴,何解要這麼害怕,連立法會人員出庭作供都拒絕批准呢? 不讓他們作供,是否要逼使律政司以證據不足為由放棄檢控,審都不用審呢?

張超雄議員又提到三權分立,香港到底是否實行西方模式的三權分立,不同人有不同意見,這一點我暫不爭論了。但我理解的三權分立,就係行政、立法、司法各司其職,互不干預。不過,現在張超雄的議案,正正就是干預行政機關的檢控決定,暴粗干預司法機關、剝奪法庭審理案件的權力,甚至是自己擔當了法官,我說無罪就無罪,我說不應該告,就不可以告!

反對派議員經常宣稱香港法治已死,司法獨立蕩然無存,指控中央及特區政府干預司法,部分人甚至走到去外國,要求外國政府因而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如果今日張超雄議員的議案獲得通過,今日就真是香港法治最黑暗的一天

反對派議員好喜歡話政府開了甚麼壞先例,對往後的影響好深遠,我覺得今日的議案就是極壞、最壞的先例,開啟了立法機關干預刑事案件審訊的先例。本人僅此陳詞,為咗香港了法治、司法獨立和司法公正,堅決反對張超雄議員的議案。

背景: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及尹兆堅,在早前立法會審議《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期間,於會議廳內示威抗議,並拒絕應立法會主席指令離開會場。有立法會保安人員將兩人抬離會場期間受傷。

兩人其後被控妨礙立法會人員執行職務及普通襲擊等罪名,律政司要求傳召6名立法會秘書處職員就該案出庭作供,依例須取得立法會批准。工黨議員張超雄於2019年1月31日的立法會會議提出議案,反對批准該6名職員作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