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星島日報 > 沙中線醜聞不絕 港鐵責無旁貸

沙中線醜聞不絕 港鐵責無旁貸

負責調查沙中線工程事件的法定獨立調查委員會,原定於上月結束工作,本月底向政府提交報告。但隨着更多工程質量及監管問題曝光,政府決定將委員會的工作限期延長,並將其調查範圍擴闊至包括紅磡站南北連接隧道及列車停放處工程。而針對相關工程有大量施工紀錄文件不翼而飛,警方等執法機關亦已介入調查。沙中線於今年至後年分階段通車的目標,可能無法達到。

最新揭露的施工文件缺失問題,某程度比之前的懷疑剪短鋼筋事件更為嚴重。因為按照相關規定和程序,有關文件必須先得到負責監管沙中線工程的港鐵人員簽署認可,承建商才可展開下一階段的工程。而且有關文件理應是一式多份,分別交由港鐵、總承建商及有關分判商存檔。

現在據稱有多達六成施工文件的正副本一同失蹤,可能性估計包括下列兩種:一是有人為了某種目的,集體將有關文件銷毀;一是有關文件根本從來都沒有存在過、從來都無人簽署過,相關工程在無人書面認可下仍可繼續進行。無論是哪一種情況,都令人質疑香港的基建工程監管制度、或最少是港鐵工程的監管制度是否已崩潰。

港鐵公司過往負責的鐵路工程及服務都有一定口碑,這可能是政府放心以「服務經營權」模式,將廣深港高鐵香港段和沙中線工程交由港鐵負責的原因之一。現在該兩項重要基建工程都先後出現嚴重超支和延誤,當中沙中線工程更爆出連串質量及監管問題,通車無期,筆者對港鐵的表現實在極度失望,港鐵上至董事會、管理層、下至各級工程監管人員都責無旁貸,不可能將責任完全推卸給承建商。

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工作估計還要持續好幾個月,但筆者認為政府不應再眈誤時間,必須立即採取行動,嘗試挽回市民對沙中線、港鐵公司,以至整個香港工程監管制度的信心。首先是改變過往過度依靠在辦公室開會、睇文件、睇報告,以及過份依賴外聘顧問公司的被動監管模式,當港鐵的前線監管功能已明顯失效,政府便應考慮走上最前線、直接派員進駐港鐵及沙中線工地進行監管。

此外,政府有需要對港鐵公司進行制度改革和人事改組,包括盡快委任具公信力的人士接任公司主席和行政總裁職位、加強官方董事在董事會的功能和角色、委任更多具工程專業背景的獨立非執行董事等。

對於有議員提議由立法會引用特權法調查紅磡站施工紀錄不完整事件,筆者認為既然獨立調查委員會已開展相關工作,警方亦已展開刑事調查,相比由立法會進行相同的調查,估計未必能更有效率和更深入快捷地找出事實真相和問題所在。

現屆立法會只餘下一年多任期,本月底便要開始處理財政預算案的審議和辯論程序,即使可於月中通過特權法議案,有關專責委員會估計亦要等到復活節假後才能組成。而由於調查內容涉及大量文件、證人、圖則和工程專業知識,專委會很可能需要委聘一些本地以至海外的獨立專家顧問提供協助,這又會牽涉一定的程序、時間和公帑。再扣除暑假和年底舉行的區議會選舉,專委會實際上只有數個月時間工作,是否足以完成一個公正客觀和深入詳盡的調查,筆者有很大保留。

如果有關議員純粹是為了向港鐵和政府追究政治責任,要求相關官員問責下台,倒不如待獨立調查委員會於今年稍後時間提交報告後,大家再根據報告的結論和建議,在立法會大會或其他委員會跟進、「追殺」。這樣比起動用特權法另作調查,相信會來得更有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