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

> 發言 > 「平息亂局」休會辯論發言

「平息亂局」休會辯論發言

主席,喺過去一個星期,大批極端蒙面黑衣暴徒,喺港九新界各區發動歷來最瘋狂、最大規模嘅違法暴力及破壞活動,包括堵馬路、塞隧道、破壞港鐵路軌與車站設施,仲有四處掟磚、掟汽油彈、燒車、燒商舖、燒電箱,以至火燒法院門口等等,不但令市民日常生活大受影響,甚至連最基本嘅人身安全亦受到威脅。

有好多打工仔因路道及鐵受阻而返唔到工、好多長者同病人去唔到醫院睇醫生,得唔到應有照顧。好多商戶做唔到生意,有啲商舖就算唔開門,都因為被指有中資背景或唔認同暴徒嘅暴行,被人多次破壞同縱火,而且係燒完一次又一次。

教育局啱啱宣佈全港中小學及幼稚園未來三日繼續停課,其實就算唔停課,好多學生都因為交通受阻同擔心安全而返唔到學。有學校更因為唔肯停課而受到恐嚇,有載住學生嘅校巴被暴徒截停同塗鴉車窗。

最恐怖嘅係,有奉公守法、希望可以過番正常生活嘅市民,合力清走地上嘅磚頭,有司機自發落車嘗試移走路障,都會被蒙面暴徒掟磗、掟櫈同「私了」圍毆,打到頭破血流。

尋日就有一位成70歲嘅食環署外判清潔工,懷疑喺清理路面時被磗塊掟至昏迷命危。日前仲有一位市民,因為與破壞港鐵設施嘅暴徒理論,而畀人淋潑易燃液體,點火焚身,全身四成皮膚燒傷,情況危殆。我衷心希望呢兩位市民,以及另一位被催淚彈擊中頭部而重傷嘅15歲青年,可以渡過難關,早日康復。

政務司司長喺回應議員嘅急切質詢時,都承認香港已陷入半癱瘓狀態、無政府嘅狀態。其實有更多市民覺得,香港係咪已經進入遭受大規模恐怖襲擊,甚至生命同財產都朝不保夕,完全得唔到保障嘅戰爭狀態。

好多市民都感到好無奈、好憤怒、好痛心、好絕望,唔明點解之前繁榮穩定、和平安全、多元包容嘅香港,依家會變成咁樣? 《基本法》訂明香港居民擁有言論自由、出行自由、營商自由、私有產權,仲有選擇職業同接受教育嘅權利,依家突然間好似冇晒。佢哋唔明白政府點解唔採取有效嘅措施去立即止暴制亂,去保障香港嘅守法市民同營商者嘅基本人權同自由?

好多市民亦唔明白,點解政府唔可以迅速有效咁制止同防止暴徒嘅暴行? 點解好似只見到警隊疲於奔命、孤軍作戰,其他政府部門同高官好似冇乜做過嘢?

近日嘅堵路同暴亂情況,以幾間大學所在嘅區域,受到影響嘅程度同頻率都最高。主要由大專學生組成嘅蒙面暴徒,利用連接大學嘅行人天橋同建築物,向下面嘅道路、隧道出入口及鐵路路軌,投擲磚頭、汽油彈,以及從校園盜取嘅各類傢俬和物資,多次擊中無辜嘅市民、車輛同港鐵列車。今日更有暴徒用電鋸鋸斷大學附近嘅大樹用嚟堵路,並非法截查想通過嘅司機及乘客身份。

每當警方到場驅散及清理路障,暴徒就迅速退回校園,利用校內源源不絕嘅物資築成障礙物,肆意縱火,藉此阻止警員入內執法。期間暴徒更不斷向警方投擲喺校內大量製造嘅汽油彈,用來自大學體育館嘅弓箭射向警員。警方撤離後,暴徒又重新走出校園繼續堵路同破壞。類似畫面喺最近幾日不斷重複,沒完沒了,令警方疲於奔命、市民人心惶惶,幾乎所有大專院校都被迫停課。

好明顯,多間大學已變成極端蒙面暴徒嘅避難所、大本營同武器庫,淪為完全無法無天嘅三不管地帶。

香港各間大專院校逐一「淪陷」,原因之一喺校方嘅縱容,甚至係包庇。包括拒絕懲處涉嫌違法被捕,以至已被定罪嘅學生同教師;對學生肆意塗鴉及破壞校內設施,以及針對內地師生嘅暴行視而不見,遲遲唔肯報警;仲有係喺未搞清楚基本嘅事實真相之下,就以校方名義去信政府同警方,要求佢哋交代一啲根本缺乏事實根據嘅指控。

校方呢啲行為同不作為,令到一啲心智未完全成熟,或者根本就別有用心嘅激進學生,錯誤以為「大學自主」就等於「學生做主」,「學術自由」就等於「犯法自由」,令到佢哋嘅違法暴力行為變本加厲、有恃無恐,最終導致依家多間大學被學生佔領,校園被大肆破壞、縱火同變成暴亂基地嘅局面。

呢啲資助院校嘅建築物、設施同傢俬,好多都係由政府及教資會畀錢,即係由納稅人出錢起,出錢買嘅。呢啲大學管理層嘅薪水,教職員嘅研究撥款,學生嘅學費同貸款,大部分亦都係由我哋嘅市民畀錢資助嘅。啲學生暴徒掟一個汽油彈燒毀咗某項大學設施,隨時就等於普通打工仔辛勤工作幾年所賺番嚟嘅稅款,佢哋又點可以覺得唔谷氣呢?

以前就話最驚啲仔女入咗黑社會,依家最怕係佢哋入咗學生會。近日唔少家長都紛紛計劃將子女送到外國讀書,擔心佢哋入讀本地大學,最後會變晒暴徒。所以最近就有人講,班示威學生成日嗌「解散警隊,刻不容緩」,但其實有唔少市民同納稅人認為,係「解散大學,刻不容緩」至啱。

正如教育局局長所講,大專院校嘅校內秩序、保安、財產嘅維護等等,主要責任係在於校方,但依家好多大學嘅校方明顯係唔想管,或者冇能力管,咁就要政府出手管,警方幫手管。尋日高等法院同警方都講咗,連接有關大學嘅天橋,並唔屬於大學範圍或私人地方,就算係屬於大學範圍,只要係有嚴重罪行發生,或者有疑犯走咗入去,政府點解唔管呢?

主席,陳健波議員喺急切質詢環節,提到政府嘅反應慢同文宣差問題,呢點我係好認同嘅。其實社會上有唔少文宣高手,擅於利用各種社交媒體及程式做推廣宣傳嘅人士,如果政府裡面真係冇呢啲人才,係咪可以借助外力呢? 政府新聞處做過啲咩呢? 香港電台有冇幫過手呢? 可能港台唔踩多政府幾腳已經執到,有人就話除咗「解散大學」,「解散港台、重組港台」同樣係「刻不容緩」。

我明白特首已經好努力,嘗試做過好多嘢去重建社會嘅互信,推出咗多輪措施去紓解民困,但香港依家最需要,最迫切嘅,仍然係要先止暴制亂。成功止暴制亂,就係紓解咗香港人最迫切嘅民困。

香港要止暴制亂,回復法治、社會秩序同正常生活,政府必須採取更多緊急同有效嘅措施。之前根據《緊急法》制訂嘅《禁止蒙面規例》,又係要靠警方去執法,加重咗警員嘅壓力。當警隊唔夠人手拉啲違法嘅蒙面人,或者拉咗人律政司又遲遲唔起訴,起訴咗法庭又遲遲唔審,咁條規例嘅阻嚇力同效用就會大打折扣。

最近多咗人提議實施宵禁同宣布香港進入緊急狀況,但如果唔夠警員執法,班暴徒照舊喺夜晚上街搗亂,最後受宵禁令影響嘅,只會係守法嘅普通市民同商戶。

政府今日啱啱委任咗一批受過防暴訓練嘅懲教人員做「特別職務警員」,呢個係好嘅開始,我好感謝呢批自願借調到警隊,協助香港止暴制亂嘅懲教人員。好可惜佢哋只有約一百人,明顯係唔足夠,希望政府再諗下辦法,再搵多啲部門同人員幫手,以紓緩警隊嘅人手同工作壓力。唔係一定係協助執法,幫手做下文書工作、維持秩序嘅工作、接聽999電話都好。

主席,我好少鬧人,亦好少求人,但今次真係忍唔住,要鬧下、求下坐喺我右手邊嘅呢班反對派議員。我懇請佢哋,唔好再將歪理講成真理,唔好再將謠言講成事實,唔好再美化暴力,唔好再反中亂港,唔好再抹黑我哋嘅國家、特區政府同警隊,唔好再縱容、包庇,甚至鼓吹我哋嘅年輕人去犯法,去縱火、去打人、甚至去殺人,唔好再做任何嘢、講任何說話,去令到我哋啲學生變成罪犯、變成暴徒、變成階下之囚。

本人僅此陳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