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星島日報 > 大學變武器庫 校方責無旁貸

大學變武器庫 校方責無旁貸

大批蒙面黑衣暴徒,過去一周於港九新界瘋狂堵路、縱火、燒車、燒商舖、燒電箱,以及破壞港鐵路軌與車站設施,令香港陷入半癱瘓狀態,市民生活大受影響,甚至連最基本的人身安全也受到威脅。

當中以幾間大學所在的區域,受影響的程度和頻率都最高。主要由大學生組成的蒙面暴徒,利用連接大學的行人天橋及建築物,向下方的道路、隧道出入口及鐵路路軌,投擲磚頭、汽油彈,以及從校園盜取的各類傢俬和物資堵路,並多次擊中無辜的市民、車輛和港鐵列車。

每當警方到場驅散及清理路障,暴徒便迅速退回校園,利用校內源源不絕的物資築成防線及肆意縱火,以阻止警員入內執法。期間暴徒更不斷向警方投擲在校內大量製造的汽油彈,用來自大學體育館的弓箭射向警員。警方撤離後,暴徒又重新走出校園繼續堵路和破壞。

類似畫面在最近幾天不斷重複,沒完沒了,令警方疲於奔命,市民人心惶惶。現時各所大專院校都被迫停課,來自內地或其他地區的師生紛紛撤走「逃亡」。很明顯,多間大學已變成極端蒙面暴徒的避難所、大本營和武器庫,淪為完全無法無天的三不管地帶。

大專院校「淪陷」的原因之一,是校方的縱容與包庇。包括拒絕懲處涉嫌違法被捕,以至已被定罪的學生及教授;對學生肆意塗鴉及破壞校內設施視而不見,就針對內地師生的暴行無所作為,遲遲未有報警處理;還有在未弄清楚基本事實真相下,就以校方名義去信政府與警方,要求交代一些缺乏事實根據的指控。

校方這些行為和不作為,令到部分心智未完全成熟,或者根本別有用心的激進學生,誤以為「大學自主」等於「學生做主」,「學術自由」等同「犯法自由」,令到他們的違法暴力行為變本加厲、有恃無恐,最終導致現時多間大學被學生違法佔領,校園被大肆破壞、縱火及變成暴亂基地的局面。

這些大學的建築物、設施及物資,不少是由政府透過教資會出資,即是由納稅人出錢興建和購置。這些大學管理層的人工,教學人員的研究撥款,學生的學費和貸款,大部分也由市民的稅款來資助。暴徒掟一個汽油彈所燒毀的某項大學設施,隨時已等於普通打工仔辛勤工作幾年所賺取及繳交的稅款,納稅人又怎能不感氣憤呢?

教育局指出,大專院校的校內秩序、保安及財產維護等,主要責任在於校方。對於現時的大學亂局,校方絕對責無旁貸,但不少大學的管理層似乎仍是不想管、不敢管,或者無能力管,這樣政府是否應考慮出手接管,或委任其他更有承擔的人員來管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