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星島日報 > 「一地多用 淪為空談」(之一)

「一地多用 淪為空談」(之一)

香港土地資源極為珍貴,要盡用空間唯有向高空及地底發展,令香港成為全球擁有最多高樓及地下設施的城市。當中不少建築物採用混合模式發展,低層和地庫為商場、停車場、港鐵站、巴士站等運輸及商用設施,平台有花園、遊樂場、球場、游池等住客公用設施,中高層則為住宅單位、辦公室或酒店,甚或設有空中花園,務求地盡其用,一地多用。

不過,香港亦有大量由政府、公營機構及大學擁有的低矮建築物,與旁邊的私人高樓大廈相映成趣,甚至可說是相形見拙。這些建築物往往位處有關地區的核心地帶,交通方便,人流暢旺,但卻沒有盡用土地的地積比率、高度限制和地下空間。而且它們大多只有單一用途,由單一部門或機構管理,教育就是教育、社福就是社福、辦公室就是辦公室,不會考慮其他部門的需要及市民的多樣化需求。

當中所謂的綜合大樓,極其量只是融合了一至兩個部門轄下的不同設施與服務,例如低層為街市、食肆,中層為圖書館、體育館等,僅此而已。許多公家建築物更不設停車場,即使有車位亦只預留給相關部門及員工使用,有時寧願長期空置亦不會對外開放,非常浪費。

筆者多年來一直推動政府要地盡其用,一地多用,最近終於爭取到少許成果。政府在今年施政報告提出,會檢視目前超過300幅、佔地300多公頃,並預留作單一公共設施的「政府、機構或社區(GIC)」用地,包括研究以「一地多用」模式發展多用途公共設施大樓,用混合模式發展住宅和公共設施等。筆者對此政策上的轉變深表歡迎,但同時擔心政府能否能有效落實推行,會否再次變成「講咗就等於做咗」。

政府日前回覆筆者在立法會提出的質詢時就透露,施政報告提及的GIC用地,原來超過三分之一已預留作醫院、骨灰龕場及污水處理等用途,未必適合混合其他用途和設施。當中有較大潛力作「一地多用」或混合發展的教育、社福、交通及文康設施用地,實際佔地不足150公頃。再經過檢視過程中的七除八扣,難免令人懷疑「300多幅地、300多公頃」的說法,是嚴重「發水」的數字遊戲。

政府的回覆續指,有關檢視工作會由規劃署牽頭,爭取2021年年中或之前完成檢視首批優先用地。若認為某幅用地適合以「一地多用」模式發展,會交由政府產業署擔當中央統籌角色,負責當中的跨部門協調工作,以至在政府內部牽頭尋求撥款,爭取地區及立法會的支持等。

規劃署與政府產業署一直做開有關工作,表現專業。然而「一地多用」與混合發展,屬於高層次的政策決定,過程中需要改變政府內部的各自為政及「生人霸死地」文化,需要處理不同政策局與部門的不同訴求、矛盾、資源分配,以至利益衝突。單靠該兩個專業執行部門是否有足夠「牙力」呢?出現矛盾及衝突時應由甚麼人作最後拍板呢?(之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