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東周刊 > 海外法官機制應適時檢討

海外法官機制應適時檢討

立法會早前先後通過有關延長法官退休年齡的法案和任命兩名高級別法官的決議案,包括筆者在內的多名議員均踴躍發言,但針對的並非有關法案內容或個別法官人選,而是香港司法制度出現的其他問題。

當中延長法官退休年齡的建議,除了是配合人口老化大趨勢,另一主因是紓緩法官人手不足。香港司法制度出名獨立公正,但因法官人手長期不足及案件數目不斷增多,部分案件的排期、審訊及宣判時間愈拖愈長。這樣除了令公義無法在合理時間內得以彰顯,還間接導致訴訟費用增加,不利普羅市民透過法律訴訟來尋求公義。

最近的修例風波,亦引起不少市民對司法制度及法官言行的關注,包括有法官匿名甚至實名表達政治意見、不同法官對同類案件的裁決及量刑大相逕庭、有關「警察拉人、法官放人」的說法,以及香港能否效法英國設立特別法庭,以加快處理大量的暴亂相關案件等。

此外,筆者留意到回歸後歷任終審法院海外非常任法官,來來去去都是來自英國、澳洲、新西蘭及加拿大四個英聯邦司法區。現任的十五名終院海外法官,更有多達十人、即三分之二來自英國。難怪有人會質疑,香港是否仍未完全脫離英國的殖民統治?

筆者曾要求當局就海外法官的物色及甄選程序提供更多資料,包括有否考慮過其他普通法司法區的人選、會否就有關程序進行檢討等,但得到答覆是有關資料全屬機密,相關機制毋須檢討。

筆者認同海外法官制度有一定價值和貢獻,但任何機制奉行了廿多年都從未改變,是否也應適時檢討呢?一些政府常說行之有效的制度和做法,是否就完全沒有優化空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