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明報 > 謝偉銓:政府應重新思考青年宿舍發展方向

謝偉銓:政府應重新思考青年宿舍發展方向

【明報專訊】本港首個青年宿舍項目早前正式接受申請,這個由提出、籌備至今已接近9年的計劃,原意是為合資格在職青年解決短暫住屋需要,及提供機會為日後買樓作儲蓄。然而,計劃似乎一直欠缺長遠目標及發展方向,最終能否助青年銜接上現有置業階梯亦成疑。
一直欠缺清晰政策目標

青年宿舍概念早於2011年《施政報告》提出,由民政事務局負責,政府一直視之為一項青年政策多於房屋政策,用意為解決青年短暫住屋需求、為青年作生涯規劃,但計劃預期涉及的供應數量、成效,推展時間表及完結期等,一直欠缺清晰的目標。

連同最新公布的灣仔救世軍街項目,至今已敲定的青年宿舍項目有7個,共涉及約3300個宿位,由政府全數資助興建,由非政府機構以自負盈虧的模式營運。除剛開始接受申請、提供80個宿位的大埔項目,其餘6個項目至少要兩年後才陸續落成,部分如上環及佐敦項目仍在設計階段,未有預計落成時間,對於解決迫切的青年住屋難題,遠水難救近火。

政府曾解釋,要視乎最終有多少非政府機構參與計劃,將其閒置用地改建作青年宿舍,故未有為計劃供應的宿位數量定下目標。參考立法會文件,截至2018年3月底的公屋輪候隊伍中,30歲以下單身青年約有5.8萬,既然市場有一定需求,當局是否仍然只依賴非政府機構的參與?若然由私人負責興建是否可行呢?在未來的土地共享計劃內,又是否可以考慮加入青年宿舍呢?
租金不宜以市值釐定

此外,租金釐定方面,現時青年宿舍是按鄰近地區面積相若單位的市值租金六折計算,參考是次大埔項目每月租金由4248至8711元,相比單身人士公屋申請入息限額11830元,宿舍租金水平已佔收入一半或以上。既然是協助年輕人儲蓄,租金水平是否應與出租對象的收入及負擔能力掛鈎?5年的租住期又是否恰當?

薪酬加幅遠追不上私樓價格的升幅,青年住屋問題短期難以解決,政府應重新思考青年宿舍的定位、政策目標及未來發展方向,例如計劃是否應改由運輸及房屋局負責,讓長遠房屋策略能一併照顧青年的住屋需要,以及定下長遠供應數量、租金機制,有效地讓青年人銜接現有置業階梯。
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立法會議員
[謝偉銓 銓之講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