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東周刊 > 火燒滙豐獅子銅像之我感

火燒滙豐獅子銅像之我感

香港沒有獅子,但獅子卻成了不少市民心目中的香港象徵。當中除了形狀獨特的獅子山和膾炙人口的電視主題曲《獅子山下》,還有擺放在中環滙豐銀行總行地下的一對獅子銅像。

這一對銅獅子,張口的名為史提芬(Shephen),合口的名為施迪(Stitt),源自兩位前滙豐大班的姓氏。現時放在中環的兩只獅子銅像,其實是第二代複製品,但自一九三五年以來,亦已在香港擺放了接近八十五年,陪伴着多代香港人一起成長,一同經歷了二次大戰、六七暴動及九七回歸等歷史大事,以及期間香港的多次經濟轉型。獅子形狀的滙豐銀行錢箱,是不少老一輩香港人的集體回憶。

在日佔時期,兩只銅獅子曾被日軍運到大阪準備熔為軍事材料,雖然最後逃過一劫並運返香港,其身上卻留有多道深深的彈痕。六四事件後,滙豐決定由香港遷冊到倫敦,惟史提芬與施迪對香港人仍是不離不棄,繼續俯伏在中環,守護着香港。

此外,滙豐作為一間英資銀行,其名稱卻包含了「香港」和「上海」,在一八六五年創立時已同時於香港、上海及倫敦設有分行,之後跟隨香港發展而不斷壯大、走向國際及深入中國。故此對於不少香港人來說,這對獅子銅像也某程度象徵了香港的特殊歷史、象徵了香港的資本主義和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甚或是象徵了「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施。

因此,當見到兩只銅獅子在今年元旦遊行期間,被蒙面黑衣暴徒肆意塗鴉及縱火,其後更被木板圍封看似困在籠中的模樣,包括筆者在內的許多香港人都心裡一沉,深怕銅獅守護着的香港價值和成就,會否也就此毀於一炬,從此不見天日?希望筆者是過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