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

> 發言 > 就「將增加產假草案交付人力事務委員會審議」的議案發言

就「將增加產假草案交付人力事務委員會審議」的議案發言

主席,喺上個星期嘅會議,何啟明議員根據立法會《議事規則》第54(4)條提出議案,要求不將《2019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交付內務委員會處理,直接由大會進行二讀及三讀程序,但最後不獲主席批准。

負責有關法案嘅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隨即再根據同一條《議事規則》,動議將有關法案交由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審議,努力促使法案趕及喺今月七月、本屆立法會會期結束前恢復二讀。局長嘅議案已獲主席批准,現交由立法會大會決定是否通過。

按照慣常嘅立法會會議程序,法案喺立法會大會完成首讀及動議二讀之後,二讀辯論就會隨即中止,將法案交由內務委員會處理;如果議員認為法案內容有一定爭議性,可以喺內會提出成立法案委員會進行詳細審議,要求官員解釋以至提出修訂;法案委員會完成審議之後,須向內會提交報告;而負責嘅官員與內會主席磋商之後,可以向立法會秘書處作出預告,恢復二讀及三讀等程序。

正如主席喺解釋點解批准局長嘅議案時指出,喺正常情況下,上述嘅慣常審議法案程序係必須尊重同遵循嘅。但係大家都知道,依家內務委員會已經進入咗一個完全唔正常嘅狀態。

喺身為大律師嘅郭榮鏗議員主持下,內會喺過去足足三個月,前後召開咗十二1次會議,合共用咗超過24個鐘頭,都未能選出本年度嘅正副主席,甚至連舉行選舉論壇嘅程序都仲未決定到,仲喺度拗緊一啲所謂嘅程序、規條問題,以及一堆我認為根本同正副主席選舉無直接關係嘅無約束力議案。

過往內會嘅正副主席選舉,一般不超過一個小時就完成。依家開咗十幾次會,足足玩咗三個月都未選到,正如我早前喺facebook指出,相信可以列入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如果有人認為咁嘅情況都係正常,我有個懷疑,呢個人就係唔正常。

有市民可能以為,內會只係負責立法會嘅內部事務,選唔到主席,運作停頓,對普羅市民應該冇乜影響。但實際上,內會遲遲選唔到新一年度嘅正副主席,對社會同市民嘅影響其實係相當深遠嘅。

當中最直接嘅影響,就係癱瘓咗立法會審議及通過各類立法建議嘅工作,呢啲係嘅主要嘅憲制職能。截止今日,粗略估計已有接近二十條由政府或議員提交立法會嘅法案,因為無法經由內會成立法案委員會,而未能進行審議及二讀、三讀等程序,包括今次議案涉及嘅《2019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呢啲法案對香港社會及市民,都有好大嘅影響。

另外,喺決定是否支持局長嘅議案時,其中一個我會考慮嘅主要因素,就係內會會否可以喺短期之內完成選出新一年度嘅正副主席,回復正常運作,但對於這一點,我嘅結論係唔樂觀嘞。

喺郭榮鏗議員嘅主持同裁決下,內會仲未揀選到舉辦主席選舉論壇嘅方案,當中有部分方案,估計要成十幾個鐘頭先至辯論完。以內會一般每個星期只開會一個半小時計算,隨時要辯論多幾個月,都未必進入到投票選主席嘅階段。雪上加霜嘅係,根據郭榮鏗議員之前嘅主持會議手法,好多時委員發言都冇時間限制,仲可以不時提出規程問題,以及其他與選主席無直接關係嘅問題。所以就內會再加開會議,效用都係不大

有啲人就質疑,係咪因為據聞建設派唔再支持郭榮鏗議員連任內會副主席,佢覺得好唔開心,老羞成怒,所以先至會無所不用其極咁玩嘢同拉布呢?不過,我係會嚴格遵守《議事規則》嘅,唔會試圖無根據地揣測佢同其他反對派議員嘅背後動機。

主席,我決定係咪支持局長嘅議案,將《2019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轉交人力事務委員會審議,另一個考慮因素,係有關草案嘅重要性同急切性。呢條草案主要係將現時俗稱「前四後六」嘅10周法定有薪產假,延長4個星期去到有14周、將流產嘅定義由懷孕28周縮短至24周,以及容許僱員就產前檢查申請病假等等。

有關修例建議,無論係對於懷孕女性僱員產前產後嘅健康、調理同收入保障,對於佢哋嘅初生BB嘅照顧同成長方面,對於佢哋整個家庭嘅生活質素,以至香港人嘅生育率等,都可以帶嚟改善,影響到香港市民利益,所以係重要嘅。更難得嘅係,有關建議已經喺勞僱會取得勞資雙方一致支持,連反對派議員都冇話要反對。

喺急切性方面,正如何啟明議員指出,如果呢條條例草案因為內會癱瘓而無法喺今屆立法會通過,要喺下一屆立法會,重新做過所有事務委員會嘅諮詢同首讀二讀程序,再加埋正式實施草案規定嘅過渡期等等,可能要等多兩三年先落實到。呢個結果,係唔係郭榮鏗議員同其他反對派議員所樂見嘅呢?

對於有反對派議員批評有關議案,係繞過慣常嘅法案委員會審議程序,希望講呢啲說法嘅議員可以撫心自問,依家到底係邊啲議員,令到立法會嘅運作偏離咗我哋慣常嘅程序?係邊個令到內會選唔到主席同成立唔到法案委員會呢?

何啟明議員原先動議不將有關法案中止二讀,直接交由立法會大會進行審議同表決,我係有所保留,擔心由大會或全體委員會審議法案,議員同官員無法以一問一答嘅方式,討論法案嘅優劣同條文細節,未必係最理想同最有效。政府同議員亦難以取得足夠嘅通知期,就法案內容提出修正案。

依家羅致光局長改為動議將法案交由人力事務委員會處理,實際效果其實同經內會成立法案委員會係相當接近,議員同官員可以有問有答,有足夠時間考慮是否提出修正案,並且可以召開公聽會,直接聽取不同持份者對法案內容嘅意見。

總括而言,基於內會已進入咗唔正常嘅狀態,喺非常時期要使用非常手段;再加上有關草案為社會及市民帶來嘅福祉同好處、以及社會各界基本上已對草案內容達成共識嘅前提下,我實在諗唔到有任何重大理由唔支持局長嘅議案。

至於喺人力事務委員會完成審議工作之後,內會如果仍未選出新一年度主席,有關法案係咪可以喺符合《議事規則》下恢復二讀,我認為只要大家係真心為市民福祉著想,始終係會諗到辦法嘅。正如主席較早前指出,佢會根據《議事規則》第54(5)條,喺符合《議事規則》下處理。

事實上,內會停擺除咗影響十多條新法案嘅審議工作,仲會令到多條一早已完成審議嘅法案,無法按照正常程序恢復二讀,當中包括由我擔任法案委員會主席嘅《消防安全(工業建築物)條例草案》。

若然反對派唔肯罷休,內會繼續癱瘓落去,令呢條草案無法喺今屆會期內恢復二讀,有關審議同諮詢工作就會前功盡廢,推倒重來。保守估計最少要花多一年,甚至更多時間,先可以喺下屆立法會重新審議,拖慢咗提升舊式工廈消防安全嘅工作。如果期間因而發生意外,造成傷亡,導致法案無法恢復二讀嘅議員,絕對係難辭其咎。

所以,我希望政府當局可以研究吓,有冇咩方法可以喺內會停擺下,這些已經審議完畢嘅草案,可以點樣喺今屆會期內恢復二讀。本人僅此陳詞,支持羅致光局長嘅議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