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星島日報 > 非長者單身人士應享租津嗎?

非長者單身人士應享租津嗎?

特首早前宣布推出十招民生措施,其中一招是為非公屋、非綜援低收入住戶,提供相當於綜援租金津貼上限一半的現金津貼。政府初步建議,符合公屋一般申請資格(即是要通過資產及入息審查),但輪候逾三年仍未獲首次編配公屋單位的非綜援住戶,便合資格申請有關津貼。有關措施雖然並不直接稱為「租津」,但實際上就是將現時由關愛基金發放的「N無人士」租金津貼恆常化。

對於利用租津、租管等干預自由市場運作的措施用作緩助有需要市民,筆者一向有所保留,因為海外以至本地的實踐都經驗證明,有關措施的效果往往適得其反及產生不少副作用,例如導致租金上升、租盤減少、業主揀客及樓宇老化加劇等,最終未必能真正幫到有需要的基層市民。

然而,在公屋輪候時間愈拖愈長、基層市民面對租金愈升愈高、公屋供應量長期不足的情況下,政府以試行方式,向特定的有需要人士提供租津緩助,並承諾在實施三年後進行檢討,筆者也不會反對。

有關措施的另一爭議,是政府建議非長者單身公屋申請人,不論輪候了多少個年頭,都不合資格申請租津。有政黨形容有關做法是「敵視」甚至「懲罰」年輕人,但亦有不少市民認為,在公共資源有限的情況下,優先協助長者及家庭成員較多住戶也實屬合理。

筆者特別關注的是,任何社福及房屋措施,都不應形成誘因令人變得不求上進、不願自力更生。事實上,的確有少數公屋申請人,包括達專上教育學歷的年輕人,為免因超出入息及資產上限而喪失申請資格,而刻意不求升職加薪或選擇打散工維生,亦不作任何儲蓄。新增的緩助措施會否助長這種行為和心態,政府必須加以警惕和應對。

誠然,並非所有正在輪候公屋的非長者單身人士也是刻意不求上進,當中包括不少因種種理由,即使如何努力也未能提升收入與積蓄的中年基層市民,政府不應因他們並未有成家立室,就在政策上作出歧視,拒絕給予任何支援。

筆者估計,政府決定向輪候公屋逾三年的申請人提供租津,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當局曾經提出「三年上樓」的政策目標。如是,根據同一道理,政府也可考慮按照實際的申請數目及單位供應情況,訂出合理的非長者單身人士上樓年期目標,例如是六年,如有關申請人輪候逾六年仍未獲首次編配公屋單位,便可與家庭申請人及單身長者一樣合資格申領租津,令有關援助措施更為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