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

> 發言 > 就《公共財政條例》決議案(2020/2021年度臨時撥款)發言

就《公共財政條例》決議案(2020/2021年度臨時撥款)發言

主席,立法會近幾年每次審議新一年度嘅財政預算案時,反對派都會針對一啲佢哋希望打擊嘅部門同官員,要求喺預算案削減佢哋嘅開支或薪酬。今次三位反對派議員張超雄、胡志偉同尹兆堅就仲犀利,連臨時撥款議案都唔放過,分別提出咗四項修訂議案,要求削減特首辦同警務處嘅相關臨時撥款開支。

跟據過往做法,每年嘅預算案一般喺2月份提出,之後議員會就各個政策局及政府部門嘅開支作出研究、提問,以及等政府作出書面回覆,所以一般情況下,預算案會去到4月下旬先可以恢復二讀。如果部分議員好似過往咁,對預算案提出數以千計嘅修訂案,可能就會拖到5月、甚至6月才能夠正式表決。

為咗支付政府喺新一個財政年度,即係4月1日開始後,至到該年度預算案獲立法會批准前嘅日常開支,當局一般喺每年嘅3月份,根據《公共財政條例》提出決議案尋求立法會批出臨時撥款,確保各個部門可以喺呢段「空窗期」內有足夠款項繼續運作,避免政府停擺及影響各項公共服務。呢個係香港多年來慣常、亦必須,並且行之有效嘅做法。

所以,議員對臨時撥款議案投下贊成票,並唔等於佢哋對該年度預算案嘅每一項建議,或者每一個部門、所有官員嘅表現冇意見。基於上述理由,我係支持局長今次提出嘅決議案。

反對派議員批評特首做得差,所以就要將臨時撥款內嘅特首辦相關開支刪除。大家都知道,即使喺建設派裡面,都有人覺得特首喺處理修例風波,以及最近嘅防疫、抗疫工作方面有不同意見,多次私下或公開對佢表達不滿。但係,透過喺臨時撥款削減整個特首辦嘅日常開支,又係咪合適、合理嘅做法呢?主席,呢一點我基本上係唔認同嘅。

反對派議員不滿警隊喺修例風波嘅執法工作,又質疑警務處點解需要增加咁多人手同開支,呢啲問題都有既定嘅機制同程序去處理,唔應該因為有個別警員涉及行為不當、違規違法,就要削減晒成個警察部門嘅臨時撥款,令到所有警署喺4月1日起被迫關門,暫停服務。

我想問下提出相關修訂嘅反對派議員,一旦警隊因撥款被削而停止運作,到時仲有邊個負責執法捉賊,邊個負責救援市民、指揮交通呢?唔通靠反對派議員嚟做?唔通靠啲蒙面黑衣暴徒,透過「私了」、「裝修」嚟維持社會治安?

主席,我諗到主要只有兩類人,會希望見到警署閂門,希望警察唔依法做嘢。第一類係犯罪分子,有心違法嘅人,佢哋自然唔想見到警察執法。第二類係一啲想推翻晒現行嘅法律同制度,甚至認為「自己就係法律」嘅人。佢哋認為某項行為係咪犯法,唔係睇法律,唔係等法官去判,而係由佢哋自己話晒事。今次提出修訂,要求削減警隊日常開支嘅反對派議員,佢哋係邊一類呢?

主席,我另一個新身份係「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嘅副主席,同時係監警會就大型公眾活動進行獨立檢視嘅專案組成員。首階段檢視報告原定喺今年1月公布,但由於有人提出司法覆核,質疑有關檢視工作係咪越權,所以監警會決定押後公布有關報告。

監警會主席梁定邦昨日已指出,監警會並冇因為相關官司而暫停報告工作,反而係充分利用呢段時間,就7月2日之後發生嘅多宗事件,包括7.21、8.31等,進行更深入詳盡嘅檢視。司法覆核將於下周二開審,如果裁決認為監警會並冇越權,整份報告最快可以喺下個月公布。

有關報告同時可以協助監警會監察與修例風波相關嘅投訴警察個案。正如我尋日喺監警會公開會議中指出,無論有冇收到投訴,警隊管理層都有權就警員嘅明顯不當或不合法規嘅行為作出跟進。

警務處處長都講咗,已就修例風波先後訓示咗21名警員,並強調呢個只係起點,如相關警員涉嫌違規甚至違法,警方一定會跟進調查。我希望警方可提高有關嘅訓示、調查及懲處程序嘅透明度,等公眾知道不論有冇人投訴,警方都會嚴肅跟進一啲涉違法、違規或者行為不當嘅個別警員行為。

最後,對於有人質疑現時由投訴警察課與監警會組成嘅兩層處理投訴制度成效,建議賦予監警會一定主動調查權。對於呢點我一直持開放態度,社會可以作出討論,如有需要可對相關法例作出修訂。

本人僅此陳詞,支持局長提出嘅原決議案,反對三位議員嘅修訂議案。 (約1,6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