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

> 發言 > 《2019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二讀發言

《2019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二讀發言

主席,今日恢復二讀嘅《2019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目的係將現時俗稱「前四後六」嘅十個禮拜法定有薪產假,延長多四個禮拜,去到一共有十四個星期,以及放寬現行法例中有關「流產」同申領有薪病假嘅定義。

 

隨香港社會不斷進步,市民愈嚟愈着重勞工福利及婦女權益,特區政府近年先後推出咗多項相關嘅政策及優化措施,包括喺2011年實施法定最低工資,並由最初嘅每小時28元,逐步提升至最近嘅37.5元。喺2015年,香港首次引入男士侍產假,等男性僱員都可以申領有薪假期,專心照顧啱啱分娩完嘅伴侶同初生嘅嬰兒,而侍產假嘅日數亦由最初嘅只有三日,增至依家嘅五日。

 

去到今屆政府,當局再先後推出,或者承諾會推出多項進一步改善勞工權益嘅措施,包括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代低收入僱員及自僱人士供強積金、逐步將勞工假期與公眾假期看齊,以及今次草案涉及嘅增加法定有薪產假嘅建議。

 

不斷改善勞工及婦女權益,呢個大原則、大方向,我相信極少人會反對,但係大家要知道,呢啲措施係有成本嘅,包括營商成本同社會成本。例如最低工資實施後,香港基層僱員嘅收入可能係高咗,但亦有都部分企業若非逼不得已都唔想請太多人,盡量利用機器同科技去減少、甚至完全取代人手等等。

 

主席,我強調嘅並非反對最低工資,我只係想說明,提升勞工福利係有成本嘅,呢啲額外成本一係由僱主孭、一係由消費者孭、一係就由政府孭,如果係由政府去孭,亦即係由納稅人一齊去承擔。

 

就今日二讀嘅增加產假草案,為咗換取資方支持修例,喺某程度上補償企業因為僱員放多咗假而損失嘅生產力,以及可能需要聘請替工嘅支出,政府決定動用公帑,以實報實銷嘅方式,代企業支付建議增加嘅額外四周產假薪酬開支。根據草案嘅原建議,並且以2018年嘅數字去計算,納稅人因而每年要向有員工放產假嘅僱主,支付超過四億元嘅薪酬補貼。

 

對於有議員批評將有薪產假增至十四周仍然太少,指出部分海外國家嘅產假比香港長好多,又要求將現時放產假只能收取八成薪酬嘅規定,改為全額支薪。

 

增加福利,相信絕大部分、尤其受惠嘅人都會支持,但我希望大家同時要睇睇,呢啲福利又高又多嘅國家,佢哋嘅利得稅、薪俸稅稅率係幾多呢?佢哋嘅公共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比率係點計呢?如果要立即將本港嘅法定有薪產假進一步延長,並同樣以政府補貼嘅方式去落實,所需要嘅額外公帑又要多少呢?錢從何來呢?所以我係完全理解政府喺增加福利方面嘅困難。

 

主席,草案原建議由政府補貼嘅四周額外產假薪酬,每月上限為36,822元,即係足以支付月薪5萬元嘅僱員嘅八成薪金。有議員質疑有關補貼上限太低,建議提高至7萬多元,甚至10萬元,令到月薪去到10萬至13.6萬元嘅高薪女性僱員,都可以喺放產假時做到八成支薪。政府其後讓步提出修正案,將產假薪酬上限提高至8萬元,令月薪約10.8萬元嘅僱員都可以攞足八成人工。

 

對於原先建議嘅補貼水平,我都覺得係略為偏低嘅,尤其對於我代表建測規園界等專業人士。唔計依家受到疫情影響,喺正常市況下,唔少見習建築師同測量師一畢業就有兩至三萬人工。做得幾年,考埋牌,到喺時候生兒育女時,月薪大都會超過五萬元。如果成功加入政府擔任專業人士,人工分分鐘超過六萬元,所以從專業界別嚟睇,草案原建議以月薪五萬元為上限,的確係低咗少少。

 

不過,政府依家建議將上限大幅提高超過一倍,去到每月補貼最多8萬元,即係月薪超過10萬元嘅僱員都幫到盡,呢個改變嘅理由係乜?呢條線係點劃嘅呢?原先嘅月薪5萬元水平,已經涵蓋全港約95%嘅女性僱員,依家提高到10.8萬元,可以涵蓋到超過99%嘅僱員,多咗4個百分點,政府每年預計要多花約三千萬元公帑,係咪用得其所呢?係咪將有限嘅資源用喺最有需要嘅僱員身上呢?

 

如果將納稅人呢三千幾萬元,用嚟加大補貼較低薪嘅女性僱員,例如將八成支薪變成九成支薪,甚至百分百全額支薪,可以惠及嘅僱員數目,肯定會比提高補貼上限多好多,政府有冇諗過呢?我希望局長等陣可以解釋清楚,將補貼上限倍增至8萬元嘅理據,定係根本就冇理據嘅,純粹係一個政治妥協、逼不得已而讓步嘅結果,以便我考慮是否支持政府嘅修正案。

 

我剛才都提到,政府已承諾咗未來會推出更多提升勞工福利嘅措施,包括取消強積金對沖、代供強積金、將勞工假同銀行假睇齊等,全部都或多或少涉及公帑補貼,部分補貼仲唔係一次性嘅,而係會長遠增加政府嘅經常性開支。

 

特區政府原本有約一萬一千億元財政儲備,但經過呢次疫情同之前嘅「黑暴」影響,好快就唔見咗三千幾億元。如果疫情遲遲唔消失,香港同全球經濟返唔到去之前嘅水平,庫房喺嚟緊幾年都會出現財赤,錢從何來呢?政府仲有冇能力落實各項改善勞工權益嘅措施呢?不過,到時可能好多企業都已做唔住,被迫執笠同遣散員工,根本就冇咁多公司同女性僱員向政府申領產假薪酬補貼,呢個情況大家都唔想見到。

 

主席,鄭泳舜議員以人力事務委員會主席身份提出修正案,建議政府將來修例調整法定嘅產假薪酬上限時,必須以「先審議、後訂立」嘅程序進行,而唔係草案原本建議嘅「先訂立、後審議」方式。

 

對於呢項修正案我係有保留嘅,因為原定嘅「先訂立、後審議」程序,目的係等當局可以喺合理時間之內完成有關修例,調整有關嘅產假薪酬上限,同時亦冇削弱到立法會嘅監察權,議員仍然可以通過提出決議案,去修訂甚至廢除當局嘅調整建議。但如果改咗做「先審議、後訂立」程序,有議員對政府建議嘅調整幅度如有不滿,不論係認為加得太少定係太多,都可以透過拉布手段嚟阻撓修例,甚至拖垮有關調整建議。

 

我明白提出同支持呢項修正案嘅議員,原意可能都係好嘅,希望透過提高政府修例嘅難度,增加勞方嘅談判籌碼,但我認為佢哋可能用錯咗方法。因為大家最近都睇到,唔係剩係代表基層同勞工界嘅議員先至識得拉布,如果係涉及重大嘅利益,代表僱主、代表工商界嘅議員,都有可能會發動拉布。有關修正案最後可能會適得其反,對改善勞工福利有害而無益。

 

主席,講開拉布問題,我必須借呢個機會,再次譴責攬炒派、尤其係郭榮鏗議員早前喺內務委員會主席選舉嘅行為。記得呢條草案喺今年一月初提交立法會首讀時,內務委員會運作已經癱瘓咗接近三個月,當時仲未轉做問責官員嘅何啟明前議員,為咗令每年數萬名懷孕在職婦女,可以放多四個禮拜嘅有薪產假,動議將呢條草案直接交由立法會大會進行二讀同三讀,以免草案畀攬炒派拖垮。

 

不過,攬炒派議員置社會民生同勞工權益於不顧,不單否決何啟明前議員嘅動議,並繼續喺內會拉布。喺郭榮鏗議員主持下,內會最後花咗七個月時間都選唔到主席,如果唔係羅致光局長你提出動議,撓過內會將草案轉交人力事務委員會審議,如果唔係主席(梁君彥)你閣下指示,改由陳健波議員主持內會主席選舉,呢條草案好可能已畀攬炒派拉死咗,令到增加四周有薪產假嘅建議胎死腹中,唔知幾時先可以落實到。

 

所以,我促請所有市民要認清呢啲事實,認清攬炒派嘅惡行。本人僅此陳詞,支持草案二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