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

> 發言 > 《2023年區議會(修訂)條例草案》二讀發言

《2023年區議會(修訂)條例草案》二讀發言

主席,我發言係支持《2023年區議會(修訂)條例草案》嘅二讀。草案嘅目的係落實「完善地區治理」方案中,有關區議會嘅職權、組成同運作嘅改革建議。

有部分議員認為,唔應該用「改革」嚟形容今次修例,而係撥亂反正,回歸初心,將區議會制度重塑返按《基本法》第97條嘅規定,做番一個非政權性、主要職能係接受政府諮詢嘅區域組織。而唔係好似過去十多年咁,逐步變成一個將政府政策,社會問題,以至各類工程及發展建議事事政治化、民粹化,藉此阻撓政府施政,阻慢香港發展,以至意圖奪取地區管治權嘅反中亂港平台。

有關今次改革嘅憲制同法律問題、為區議員引入「履職監察機制」,以及改由地區民政專員擔任區議會嘅主席等等,好多議員同事都已講咗,作為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嘅代表,我想集中講下今次修例對改善地區建設、加快香港發展,以及促進專業人士參與地區事務嘅好處。

首先,過往好多政府工務工程,包括一啲關乎全港市民利益嘅大型項目,當局都會根據其地理位置,諮詢相關區議會嘅意見,原意係想了解當區居民對有關項目嘅關注,探討如何減輕其影響,優化設計及配套,但並非賦權區議會通過或否決相關工程項目。

然而,喺過去十多年愈趨「選票先行」嘅區議會文化下,出現咗唔少地區利益凌駕全港利益,以及少數人否決多數人嘅不合理、不民主現象,令到好多有利香港長遠發展嘅項目遭到拖延、以至擱置,削弱咗行政主導,影響政府解決各類社會民生問題嘅能力同效果。

草案建議將區議會嘅地方選區數目減少,將選區嘅面積同獲選區議員服務嘅人口增大,有助扭轉區議會工作愈嚟愈小區化、同碎片化嘅趨勢,提升區議員嘅議事能力同大局意識,對香港嘅整體發展同培育政治人才都係有利嘅。

另外,為咗爭取當選同連任,過去十多年有愈嚟愈多直選區議員都係全職嘅議員,以便向地區選民提供更加貼身同全天候嘅服務。有關做法某程度係好事嚟嘅,但同時亦令到一啲工商界同專業界人士,因為考慮本身工作嘅要求,難以擔任全職區議員,因而未能參與區議會嘅工作,以專業嘅知識服務市民,有助減少地區主建設項目出現種種規劃及設計失當、效益偏低、以至浪費公帑嘅情況。

事實上,一個地區嘅良好治理,除咗要照顧當區居民嘅利益,亦要顧及喺區內返工、返學、做生意、以至喺前嚟觀光購物人士嘅需要。委任制可以起到平衡同補足作用,因應不同地區嘅不同情況,委任不同嘅專才參與區議會工作。例如喺中西區委任多啲銀行界、證券界同會計界人士,喺灣仔、油尖旺等旅遊區委任多啲零售、餐飲及旅遊業人士。善用專業,攜手為完善地區治理作出貢獻。

主席,唔少人都將今次「完善地區治理」,視作兩年多前開始嘅「完善選舉制度」中最後嘅一步。隨着香港嘅選舉委員會制度、立法會嘅組成、行政長官嘅選舉,到依家區議會嘅運作,喺條例草案順利通過之後會亦得以完善,有關改革係咪經已大功告成呢?我個人認為,起碼仲有兩方面嘅工作仍需不斷優化,繼續努力。

第一係需要完善埋選舉嘅實務安排,包括選民登記、投票同點票等工作。除咗維持選舉公平公正同暢順咁舉行,亦要加強正面宣傳同公民教育。將於今年年底舉行、首屆經過制度完善嘅區議會選舉,可以預期又會有人大搞「軟對抗」,致力貶低同抹黑呢次選舉。政府必須進一步便利同鼓勵多啲選民投票,唔好以為所有參選人都係愛國者,就乜都唔使做;少啲人去投票,就做少啲嘢。

第二,當少咗人惡意阻撓,地區事務同區議會運作回復行政主導,政府更加要盡快交出成績,主事官員更加要主動積極;唔好等到問題出現先去補鑊,施政要更加有前瞻性;唔好遇難避事,要更加擔當有為,要「着力提高治理水平」,做到「切實排解民生憂難」。本人謹此陳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