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

> 發言 > 《2022年發展(城市規劃、土地及工程)(雜項修訂)條例草案》二讀發言

《2022年發展(城市規劃、土地及工程)(雜項修訂)條例草案》二讀發言

主席,本人係發言支持《2022年發展(城市規劃、土地及工程)(雜項修訂)條例草案》二讀。條例草案旨在修訂《城市規劃條例》同《收回土地條例》等合共6條與發展及建設相關嘅現行法例,以精簡同縮減有關嘅法定程序及時限、授權相關部門可同步進行部分不同程序,改善當中重複、不一致同唔清晰嘅地方,從而加快同優化香港嘅發展建設項目,達致「提速、提效、提量、提質」,減少資源同時間不必要虛耗。

香港嘅發展同建設,係相對專業、嚴謹同高質量嘅,但亦變得愈嚟愈緩慢同造價愈來愈高,亦不時被人質疑缺乏創意同創新。主要原因之一,係相關嘅法定程序過於冗(擁)長繁複,部分更係架床疊屋,令到有關嘅業權人、發展商、承建商、顧問公司同相關專業人士,以至負責監管同審批嘅政府部門,要花大量時間同資源去處理跟從一啲不必要嘅程序。

近年,有關法規同程序更遭到部分人濫用,作為阻慢香港嘅發展,阻撓政府嘅施政,削弱政府透過發展同建設,嚟推動經濟及改善民生嘅能力同成果嘅手段。

政府嘅建屋速度慢咗,導致公屋輪候時間不斷延長,各類資助出售房屋一屋難求。私營房屋嘅供應少咗,亦導致私樓樓價同租金不斷飆升,劏房數目如雨後春筍。可供不同用途及不同產業營運嘅非住宅用地不足,阻慢香港嘅新產業同經濟發展,道路及鐵路等運輸基建起得又貴又慢。公私營嘅發展建設專業人士,將大部分時間花費咗喺文件審批同程序工作,影響創意同專業發揮,加劇業界嘅人手短缺同工時過長問題。

因此,無論係從我所屬界別嘅角度、從私營業界定係政府同事嘅角度、從基層市民定係中產階層嘅角度,以及從香港嘅整體發展同民生福祉角度,都係支持今次修例。

其中一個過往畀人濫用得最嚴重嘅法定程序,就係城規會喺制訂及修訂分區規劃大綱圖,相關嘅諮詢及申述程序。香港嘅拉布行為,主席,其實唔係首先出現喺立法會,而係出現喺城規會。草案建議精簡城規會處理制圖同改圖嘅公眾申述程序,將現時3輪申述縮減,收緊申述人嘅資格、時限、同授權他人作出口頭申述的規定等,都有助堵塞被人濫用嘅漏洞。

主席我必須強調,有關修訂並冇妨礙真正受到有關規劃影響嘅人士,向城規會提出申述嘅權利。政府亦會因應法案委員會嘅意見而提出修正案,放寬申述人作出進一步書面申述嘅規定,以及制訂指引,容許他人陪同申述人出席城規會嘅公聽會。為咗有效落實政府嘅「積極保育」政策,加強打擊各類違反規劃用途同破壞環境生態嘅行為,草案亦引入咗「受規管地區」嘅全新執管手段,喺發展、保育同保障受影響人士之間取得平衡。

草案嘅另一建議,係縮減多類基建工程嘅法定程序,包括明確授權當局可以一邊進行填海工程,一邊推展相關嘅規劃工作;以及擴闊現有嘅「小規模工程」機制,容許一啲規模及影響較小,預計唔會有人強烈反對嘅填海、道路同鐵路工程,可以毋須進行刊憲。但如果有關工程可能影響到環境生態,以及附近嘅居民、商戶同業權人嘅權益,相關嘅環評同補償程序會繼續依法進行,唔會受到修例修訂的影響,所以我亦會支持嘅。

至於草案內有關優化收地程序嘅建議,引起咗一定嘅爭議,我會留待審議修正案階段再詳述。

主席,根據政府估計,上述建議將有助加快香港嘅發展同建設速度,例如容許同步進行填海同規劃程序,就預計可讓有關工程加快約9個月。但我同業界過去已多次指出,香港嘅發展建設時間愈拖愈長,愈做愈慢,而且愈做愈貴,法定程序只係佔其中一部分,有更多嘅時間同資源,係花咗喺不同政府部門嘅行政程序。每一項申請同審批、信來信往、分別要取得、諮詢不同單位嘅意見等,所花嘅時間往往係數以年計,遠多於精簡法定程序所慳到嘅幾個月時間。

喺過去兩屆立法會任期,已經大力推動政府精簡與發展相關嘅行政審批流程,政府係有做嘅。局長喺擔任發展局常秘時,都出席過我舉辦同業界嘅多場座談會,講解各個部門嘅精簡流程建議同聽取業界嘅意見。但相關精簡工作本身都係太慢,政府為咗精簡流程而發出嘅部分新指引,有業界更認為係愈搞愈煩,見唔到好顯著嘅成果。

因應今次修例,政府嚟緊會就城規會嘅行事方式、新訂定嘅「受規管地區」同「小規模工程」機制嘅落實細節,以及有關已收回土地嘅臨時用途改變等,制訂多項新指引同行政程序。希望唔會又變成愈搞愈煩,因快而得慢。

此外,喺法案委員會審議期間,有議員同業界都提到,除咗草案涉及嘅5條法例,現行嘅《消防條例》、《建築物條例》等,裡面嘅多項法定程序亦有需要清晰、精簡同加快嘅,希望政府能主動檢視同修改。

最後,我必須指出,即使精簡咗法定同行政程序,如果主事官員心態不變,繼續維持政出多門,各自為政,少做少錯,唔做唔錯嘅官僚文化;繼續只顧做「監管者」,忘記咗要積極扮演「促進者」、「促成者」嘅角色;繼續將協助私人發展視作「利益輸送」,將推動公私營合作作為「官商勾結」;咁香港嘅發展同建設都係無法提速提效,香港嘅土地房屋問題都係難以徹底有效解決。主席,本人謹此陳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