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

> 發言 > 《2023年香港中文大學(修訂)條例草案》二讀發言

《2023年香港中文大學(修訂)條例草案》二讀發言

主席,我唔係教育問題專家,但一直有關注香港嘅教育發展,尤其係大學教育嘅質素同管治,喺運用公帑資助,以及為香港作育英才方面嘅成效同問責性。

例如早喺2014年違法佔中期間,我已去信當時嘅港大同中大校長,關注兩間大學嘅部分教職員點解可以唔使教書,走咗去搞違法佔領行動。喺2018同2020年,我亦分別就大學校董會成員及教職員喺校園內受到暴力對待,以及大學設施遭到破壞問題,喺立法會向政府當局提出質詢。

當中中大喺黑暴期間,一度被暴徒佔領,肆意破壞,連東鐵大學站都打到爛晒,相信大家仲記憶猶新。我嘅母校理大亦一度遭到佔領同破壞,仲有其他連串涉及大學師生同喺校園內發生嘅違法暴力事件,令到數以千計嘅香港青年人誤入歧途,前途盡毀,都顯示香港嘅大學教育同管治出咗好大問題,有必要大刀闊斧咁進行改革,唔能夠再用「學術自由」、「大學自主」,嚟作為拒絕外部監察同逃避問責嘅擋箭牌。

今日恢復二讀嘅《2023年香港中文大學(修訂)條例草案》,相信主要目的係提升中大嘅內部管治同對外問責。其實有關改革建議,好多同事已指出,早喺2002年嘅「宋達能報告」同2016年嘅「教資會高等教育院校管治報告」就提出。其他幾間資助大學早幾年已相繼完成修例,落實改革,唯獨係中大嘅改革建議,就因為種種理由一拖再拖,拖到依家要由本會嘅3位中大校董議員,以私人草案嘅方式提出。

草案主要內容係改革中大校董會嘅組成同運作,包括縮減整體人數,同提高校外獨立成員嘅比例,以加強外部監察同問責性。呢個亦係現代化嘅機構管治發展嘅大趨勢,不論係上市公司嘅董事會,定係中小學嘅法團校董會,都有規定外來嘅獨立董事人數不可低於某個比例,本港部分資助大學嘅校外董事比例更係超過5成。有人話由於中大實行書院制,因此就要維持較高校內董事比例,我認為係缺乏說服力。

對於有人質疑,草案建議維持有3名立法會議員校董係過多,甚至形容咁做就係政治干預,我覺得亦係不成理由。眾所周知,依家大學大部分開支都係源自公帑,大部分新建嘅教學大樓、科研設施、同學生宿舍等費用,都係由立法會審批撥款興建嘅。再加上近年一連串有關大學管治嘅問題,包括發生喺中大嘅事件,保持來自立法會嘅監管,不少社會人士都認為係合理同必要嘅。

草案嘅另一建議,係完善中大校長嘅委任程序,將聘任門檻提高至需要四分之三嘅校董會成員支持,目的係確保任何一位校長人選,都唔會因為只得到校內董事嘅支持就獲得聘任或續任,而係必須取得一定數量嘅校外董事認同。有關安排亦係合情合理嘅,尤其係對於續任安排,防止出現現職嘅校長通過一啲手段,換取校內董事支持佢續任嘅可能性。

主席,今年施政報告提出將香港建設成「國際專上教育樞紐」,喺政府面對嚴重財赤,本地學生人數持續減少之下,仍然維持以至增加對專上教育嘅投資,呢個政策大原則,我同好多社會人士都係支持嘅。而要成功達至有關目標,良好嘅院校管治係必要嘅條件。

施政報告亦提出推動成立「應用科學大學」,大力提升職業專才教育獲得大學學位地位,為有志喺專業技術發展嘅青年建立康莊大道,達到行行出狀元嘅目標,呢個亦係我同業界一直倡議嘅。香港要做到提速、提效、提量、提質覓地建屋,加快各方面嘅發展同建設,唔單止需要足夠嘅前線建築工人,中層嘅技術人員,同建測規園界等相關專業人士亦係不可或缺。

我同業界近年不斷強調,除咗加快輸入外來人手,更重要係加強培訓同留住本地人才,包括增加本地大學與發展及建設相關嘅資助學額。過去我向政府提出有關問題,教資會就話,各間大學開辦乜嘢課程,如何分配資源同資助學額,屬於「大學自主」範圍,業界可以考慮直接向各間大學提出要求。

有關做法我認為係不可接受,甚至有啲不負責任嘅。作為資助大學,作為分配大學資助撥款嘅決策組織,如何更有效咁運用公帑,為社會培育最切合市場需要同配合到政府政策嘅人才,呢個咁重要嘅責任,唔應該以「大學自主」作為擋箭牌嚟卸責,應該接受外部嘅監察。本人謹此陳詞,支持草案二讀,以及支持張宇人議員提出嘅修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