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信報 > 借鑒臨時醫院經驗 加快過渡房屋興建

借鑒臨時醫院經驗 加快過渡房屋興建

新冠肺炎第三波疫情嚴峻,令香港醫療系統承受巨大壓力。中央政府應香港特區政府請求,近日派出專業支援團隊來港,希望借助內地的成功抗疫經驗和技術,協助香港提升病毒檢測能力、將亞洲國際博覽館改裝為方艙醫院及社區隔離設施,以及協助籌建全新的臨時醫院。對於有關安排,相信除了一小撮逢中反必、逢政府必反的攬炒派政客,絕大部分香港市民都表示感謝和支持。

有指香港的醫療及檢測專業水平甚高,質疑是否有需要引入「內援」,甚至擔心會否出現「搶飯碗」的問題。其實根據相關本地法例,內地醫護人員根本不能在港行醫或簽署任何醫療報告,最多只能以專家顧問形式,就臨時醫療設施的設計和管理提供意見。對於檢測服務,香港在「質」方面絕對達到世界頂尖水平,但在「量」方面現時卻明顯應接不暇,有需要借鑒內地的經驗和力量。

香港建造業界的專業水平同樣相當高,但講到興建和管理大規模的臨時醫療及檢疫設施,內地的經驗肯定比香港豐富。不論內地的專業支援團隊最後會以何種方式向香港提供協助,筆者都希望港府能夠充分利用今次契機,增加本港公私營業界對相關建築設計及建造技術的了解和參與,交流知識與經驗,加強香港將來自行設計及興建同類設施的能力。

故此,有關臨時醫療及檢疫設施的建造和改裝工程,應推動與其他醫管局及衞生署工程一樣,由建築署委託進行;一來可豁免受到《建築物條例》限制,避免因入則、審批等程序而拖慢施工進度;二來可讓建築署的專業設計及監察團隊直接參與有關項目的設計和管理,從中汲取經驗,同時亦能確保有關工程符合香港的建築及消防安全等要求,以及協調其他政府部門迅速作出配合。

私營業界方面,在不影響建設速度的前提下,有關工程應盡量給予本港的公司、專業人士及建造工人參與,汲取相關經驗和技術。筆者亦促請當局邀請內地的專家,與未能參與相關工程的香港公私營業界人士、專業學會、會員及學生等,透過視像會議等方式交流分享,在條件許可下安排後者到工地觀摩考察等。

有關經驗除了有助香港將來按照實際需要,自行興建更多臨時醫療及疫檢設施,亦可套用於過渡性房屋。筆者一直認為,鑒於不少劏房居住環境欠佳,香港不能單靠非政府組織來興建過渡性房屋,要加快緩解房屋問題,當局應重推類似當年的「臨屋」政策,由政府直接在未有短期發展計劃的官地上,以組合屋等方式大規模加建過渡性房屋單位。

如有機會,港府應多借鑒內地經驗,掌握在短時間內規劃、興建、改裝及管理大量非永久性建築的技術和要求,同時檢視現行的建築相關法規是否需要改動,在可接受的衞生及安全要求下,便利和加快過渡性房屋的建設。

專欄 > 星島日報 > 樓價租金「疫」市升 增加供應不可停

樓價租金「疫」市升 增加供應不可停

差餉物業估署上周公布,本港6月份私人住宅樓價按月微升0.1%,已是連續第二個月上升,創下去年8月以來的10個月新高。同月的私人住宅租金亦終止了連續9個月的跌勢,按月回升0.5%。

雖然以上為滯後數據,未有反映新冠肺炎疫情出現第三波爆發的影響,但之前的兩波疫情與歷時大半年的「黑暴」,導致香港經濟嚴重衰退(第二季GDP勁跌9%),失業率急升至15年來新高(最新達6.2%),不少市民都對樓價及租金「企硬」不跌,甚至「疫」市回升感到大惑不解。

樓價與租金未有在「疫」境中大跌,底因是香港的土地與房屋供應依舊嚴重短缺。運房局最新數字顯示,未來3至4年的一手私人住宅單位潛在供應量只有9.2萬個,較上一季減少約3,000個。另一原因是全球各國都正在大印銀紙抗疫,令利率維持在超低水平,刺激資產價格上升,並在短期內減輕了市民賣樓、供樓的成本。

然而,隨着本港及多國最近都出現疫情反彈,經濟復甦遙遙無期,再加上地緣政治風險持續攀升,有意置業的市民必須小心衡量風險與自身的能力。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早於去年初發表報告,建議政府以多管齊下方式覓地建屋,並提出了8個增加土地供應的優先選項。事隔至今已有一年半,幾乎全部選項的落實進度都極為緩慢。

其中可帶來最多全新用地及公私營房屋單位的「明日大嶼願景」,遭到攬炒派及部分環保人士不斷抹黑阻撓,最後連中部水域人工島的前期規劃研究撥款都未能如期通過。多個維港以外的近岸填海計劃,例如沙田馬料水和屯門龍鼓灘填海,亦因地區反對而被迫擱置或押後。諷刺的是,不少反對進一步填海的當地居民,本身正正生活在早年透過填海得來的用地。

對於發展新界棕地和農地的建議,攬炒派聲稱支持,但去到真正推行時,同一批人往往又會出於政治或私人利益而轉軚反對,最終所需時間未必會短過填海。以元朗橫洲發展計劃為例,由提出研究至近日正式開始收地,前前後後已用了八年時間,但至今仍有部分村民因不滿安置及賠償安排而拒絕遷走,令當局遲遲未能動工。 筆者再次懇請攬炒派及相關人士,不要再口講就反對「地產霸權」與「高地價政策」,實際上就所有覓地建屋計劃都拉布阻撓,令到私樓樓價與租金居高不下,公屋輪候時間愈拖愈長,愈來愈多基層市民被迫捱貴租、住劏房!

專欄 > 星島日報 > 維護建造業界的「開飯權」

維護建造業界的「開飯權」

香港新冠肺炎疫情出現第三波爆發,連續超過十日錄得過百宗確診個案,大部分屬本地感染,包括多個食肆及安老院群組,死亡人數亦開始增多。為了加緊控制疫情,保障市民的健康和生命,政府根據專家意見,在上周起推行多項更嚴厲的防疫抗疫措施,包括「二人限聚令」、「室外口罩令」及「全日禁堂食令」等。

禁止全日堂食的原意,是減少市民在食肆除下口罩用膳時出現交叉感染的機會。對於無法在家工作,必須出外上班的市民,政府認為他們可買外賣再拿回辦公室進食。問題是並非所有打工仔都像那些高官和傳染病學專家一樣,擁有寬敞、舒適和乾淨衞生的辦公地方。部分工種更須整天在戶外工作,全日禁堂食等於逼他們每日都要在街頭露天用餐。

其中一個最受影響的行業,正是筆者最關注的建造業界。香港的建築地盤出名面積細,未必能覓得合適地方供所有工友用膳。全日禁堂食實施的首日中午,更適逢多區都落起大雨,大批建築工人被迫席地開餐,雨水撈飯,既不人道,亦不衞生。

上述淒涼畫面引起不少市民共鳴,齊聲炮轟政府考慮不周及不知民間疾苦,剝削了大量基層打工仔的「開飯權」。政府其後宣布開放各區的社區中心供市民在中午用膳,但全國香港只有十九間,部分更位置偏遠。在各方批評下,「全日禁堂食令」實施短短兩日便匆匆撤回,改為限制食肆每枱最多兩人及只能坐滿一半座位。

今次禁堂食鬧劇,除了反映部分官員思維「堅離地」,亦凸顯政府在制訂一些影響廣大市民的政策措施時,不能只考慮某一方面的效用和好處,而忽略了其可能產生的副作用和壞影響。

例如最近有人將今次第三波爆發的責任,全然歸咎於獲豁免檢疫入境人士,再次要求「全面封關」。政府固然要因應疫情最新發展,適時檢討和收緊相關免檢疫安排,但若果單單為了防疫,而一刀切禁止所有跨境司機、機組人員及貨輪船員入境,香港會否很快便出現糧食及日用品短缺?所造成的影響是否社會可接受及應付得來呢?

此外,有資深業界人士指出,建造業工友出名刻苦耐勞,日曬雨淋、席地開餐是慣常事,最重要是有工開、有糧出,如市民真心關注他們的「開飯權」,首要是抵制攬炒派在立法會不顧民生、不理香港死活的惡意拉布行為,令不少政府工程項目未能如期獲得撥款及施工。還有「黑暴」不要盜取地盤的物資用作堵路或襲擊他人,更不應將工人辛苦建成的建築物和基建肆意破壞塗鴉,這樣才是真正支持建造業界、真正尊重市民的權利、真正維護香港的福祉。

專欄 > 星島日報 > 中港建築文化差異

中港建築文化差異

經過筆者和建測規園業界的多年努力爭取,兩地政府近日終於達成共識,發布《香港工程建設諮詢企業和專業人士在粵港澳大灣區內地城市開業執業管理暫行辦法》,以利便業界直接在大灣區競投建築工程及相關的顧問項目,包括自動承認香港專業人士和企業的相關資歷 (內地稱為「資質」),以及容許香港的顧問公司在成功投得大灣區的項目後,才按需要在有關城市開辦公司。

不過,單純認可香港專業人士和企業的資格與資歷,並不代表他們就可「順風順水」地在內地執業,原因之一是兩地的建築文化存在頗大差異,令香港業界與內地公司競爭時往往處於劣勢,甚或處處碰壁。筆者早前就邀請到參與過兩地多個大型建築項目的知名建築設計師嚴迅奇先生舉辦座談會,向業界分享他對有關問題的體驗和心得。

嚴迅奇指出,兩地的建築文化差異可分為三大方面,第一是建築設計文化,主因是兩地的城市形態和條例規控都有頗大分別。香港地少、路窄,建築物新舊交雜並且密度極高,很少有全新規劃的大型發展區。好處是在進行建築設計時已清楚知悉周邊環境,變數較少,壞處則是空間局限較大,必須小心考慮與周邊建築物在功能及外觀上的融合,增加協助效應。

相反,內地的城市形態一般都是地大而路闊,有不少由無到有的新發展區,給予建築設計師較大的發揮空間,因而有較多具特色和創意的地標式建築。但由於在設計時往往難以確定周邊建築物的用途和外貌,有時到落成啟用後,才發現有不協調情況。

建築法規方面,香港人煙稠密,土地資源珍貴,對建築物的高度、密度、外觀設計、室內間格和設施、樓宇及消防安全,以至建造方法、物料和環保等方面的規限都較嚴,導致審批手續繁複,施工期較長,建造成本亦較高,創意設計發揮空間受阻。但隨着內地城市持續發展和進步,民眾對安全、環保及遷拆補償等要求不斷提高,內地的建築法規近年亦愈趨繁複嚴謹,與香港情況逐漸拉近。

兩地的第二大差異是物業市場文化,內地城市多、建築物多、人口更多,發展商為了迎合不同客戶需要,其銷路取向、產品定位及企業形象都遠比香港多元化,給予建築設計師極為廣闊的創作空間,可容納一些較小眾及出位的設計。反觀香港不論是住宅或商業樓宇,大多只標榜海景、豪裝及是否交通方便,很少以獨特的建築設計或生活模式才作為賣點,加上條例規管缺乏彈性,均令建築設計師的發揮機會大減。

中港建築文化的第三大差異,是兩地的政府管治文化。內地官員不少都是由地方做起,由村、鎮、區、縣、市、省逐級晉升,如地方建設搞得好,對仕途會有一定幫助,因此較為願意接受和推動一些具特色和前瞻性的建築設計。

香港的政府官員、尤其是公務員,在城市及地區建設方面做得好,一般都不會有人誇獎,一旦出了問題,引起爭議,以至被外界質疑涉及「官商勾結」、「利益輸送」,惹來「一身蟻」甚或影響升遷。不少公務員因而抱着「少做少錯,唔做唔錯」的心態為官,往往遇難即避,反正幾年後就會調往其他崗位,不如將問題留給下手處理。

隨着內地近年加強反貪,民眾對施政透明度與問責性的期望不斷提高,地方官員在土地開發及城市建設方面亦不能獨斷獨行,但他們未有就此固步自封,而是透過舉辦公開設計比賽,邀請不同省市的專家學者組成顧問團、審評團等,就城市規劃及大型發展項目提供專業意見,從而換取民眾對政府相關決策的理解和支持。

在筆者及業界大力推動下,港府近年亦有為個別建築及基建項目舉辦公開設計比賽,但由於香港的建築相關專業圈子較細,要為有關比賽覓得多位完全獨立而又在業界有一定地位的審評,實際並不容易。加上部分香港政客喜歡凡事政治化,經常無理指控政府的專家顧問有利益衝突嫌疑,官員為免惹麻煩及拖長項目進度,往往會捨難取易,沿用着重價低者得的傳統招標模式,結果扼殺了建築物的特色和創意,以及本地建築設計師的發揮空間。

中港兩地的城市形態、條例規控及物業市場文化上的差異,都有其先天與歷史成因,難以一朝一夕改變,唯獨政府管治文化則可以主動求變。「為官避事平生恥」,希望香港的官員能夠在城市建設及其他發展範疇,更積極地扮演「促進者」的角色,讓本地專業人士與青年人有更多的發揮機會、更大的發展空間。

專欄 > 星島日報 > 最後之拉布 真正的攬炒

最後之拉布 真正的攬炒

立法會上周五舉行了今屆會期最後一次財務委員會及大會會議。在攬炒派拉布下,財委會積壓的二十一項議程,最終只得八項獲得通過,其餘十三項連開始審議、討論的機會也沒有。根據《議事規則》,該等項目須於下屆立法會重新展開所有諮詢程序,包括提交相關事務委員會討論,再經工務小組或人事編制小組委員會審核,然後才有機會重返財委會審批,整個過程需時半年至一年。

攬炒派聲稱在財委會拉布,是為了阻撓「明日大嶼」人工島研究撥款。誠然,社會上有部分人質疑或反對「明日大嶼」計劃,但同時亦有不少市民支持,而且今次撥款只是用作規劃研究,並非實質的填海工程,然而攬炒派連研究都不准做,企圖強逼市民在缺乏客觀數據及科學分析下,貿然擱置整個可帶來數十萬個房屋單位的發展計劃,做法極之不負責任。

再者,人工島研究撥款只是排在議程尾二,但攬炒派為了確保撥款肯定無法通過,不惜將之前十一項爭議性不大的議程,也一併犧牲「攬炒」。當中包括多個政府部門的開位建議,例如與筆者代表的建測規園界相關的地政總署、規劃署及政府產業署,多個城市規劃師、產業測量師、物業估價測量師的首長級職位都無法開設,影響現有公務員同事的工作量和晉升機會,私營業界亦難免受到拖累,例如審批時間可能會更長。

立法會大會方面,受到攬炒派之前在內委會瘋狂七個月影響,大會一共積壓了十二條法案,但最終僅三讀通過了六條,餘下六條須於下屆立法會重新進行首讀、二讀及成立法案審議委員會等程序,需要往往比通過撥款更長。

該六條法案涉及甚麼內容呢?包括加快上訴庭審訊程序、引入傳聞證供制度、完善漁業規管、加強貨運及貨櫃安全、引進電子咪錶,以及促進廣播和電訊業發展,全部有利經濟民生,不涉政治,但攬炒派一於少理,照「炒」可也。

攬炒派針對這些沒有爭議的法案拉布,有說是為了「為攬炒而攬炒」,以便向激進選民交代,爭取他們在九月立法會選舉中投票支持自己。亦有指攬炒派只想以「圍魏救趙」方式包庇「自己友」,透過拖延有關法案,阻撓立法會展開譴責兩名攬炒派議員毛孟靜與敦榮鏗的程序。

希望下屆立法會可以回歸理性,杜絕攬炒,大家用是其是、非其非嘅態度嚟監察政府,不盲撐,也不盲反。

專欄 > 明報 > 土地供應屢受阻 置業安居夢難圓

土地供應屢受阻 置業安居夢難圓

過去一周再有多項有關香港的壞消息,外圍有美國總統特朗普正式簽署《香港自治法案》及取消香港特殊待遇,內部有新冠肺炎疫情第三波爆發,學校被迫再度停課,食肆被禁晚市堂食,但凡此種種都似乎未對本港樓價造成顯著影響,底因是市民的置業需求仍相當龐大,惟土地及房屋供應卻增長緩慢,甚至出現「開倒車」的勢頭。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早於一年半前發表報告,建議政府優先推行八項短中長期增加土地供應選項,包括加快發展新界棕地及私人農地,在中部水域填海興建人工島、在維港以外近岸填海、善用內河碼頭用地等等。但根據政府日前提交立法會的報告,各個覓地建屋選項的落實進度均比預期慢。

在攬炒派拉布阻撓下,中部水域人工島的規劃研究撥款,在財委會今屆最後一次會議都未能完成表決,整個發展計劃最少延遲兩年。在屯門龍鼓灘進行近岸填海及重新規劃屯門內河碼頭用地的建議,更連議程都無法排上去討論。

部分人以為可較快落實的發展棕地和農地建議,事實亦證明絕不容易。以元朗橫洲發展計劃為例,重置棕地作業者的問題遲遲未解決,對村民的安置、補償及遷拆安排更是一波三折,整個計劃由構思研究至正式開始收地,前後已用了超過八年。

至於旨在加快發展私人農地的「土地共享先導計劃」,由於不涉修改法例或撥款,已於今年五月開始接受申請。但在攬炒派的「官商勾結」、「利益輸送」抹黑指控下,至今未見任何成功個案。

填海填不得、郊野公園用地碰不得,發展棕地和農地亦快不得,各項增加土地供應的選項都嚴重受阻,「多管齊下」變成「路路不通」、「處處受阻」,因此即使面對黑暴、疫情及美國制裁三重打擊,本港樓價在中短期內看來仍難以大跌,公屋輪候時間與劏房住戶數目勢必再創新高,市民的置業安居夢難圓。

難怪有不少人認為,經常口講反對高地價、高樓價的攬炒派,才是「地產霸權」的最忠實支持者。

專欄 > 博客 > 【堅拒攬炒派令香港停擺】

【堅拒攬炒派令香港停擺】

攬炒派用不同手段拉布、不斷透過點算法定人數導致流會、用7個月都未能選出立法會內務委員會主席,之後不再出席內會會議,這就是攬炒派今年立法會內的常態,導致涉及民生的議案和專業開位等事項,被迫停擺,令香港步入死路。

今屆立法會在上周六結束最後的會期,最叫人難過是去年7月1日,立法會大樓被肆意破壞,要花數個月復修才能使用;而內會花7個月沒選出主席,令必須提交內會審議的法案和附屬法例被長期煞停。

當立法會不能進行立法,便等同廢了立法會武功,當終於選出內會主席之後,攬炒派又拒絕出席會議。這批攬炒派議員無法擾亂內會之後,又在大會上玩「拉布」和「流會」,即使在最後會期的會議,明知未能通過的法案便要推倒從來,他們都不理,繼續不停透過要求點算法定人數,浪費議會時間,甚至令大會流會。

另外財委會在上周五亦是今屆最後一次會議,攬炒派亦繼續「拉布」,期間多次提中止議案和無約束力的「吹水」動議,導致13項議程未能表決,多項有關道路規劃、鐵路運輸的研究,多個不同部門開位建議均受阻,包括關乎業界的地政總署、規劃署和政府產業署;多個城市規劃師、產業測量師、物業估價測量師的首長級職位都無法開設。

如果說攬炒派對當中要討論的「明日大嶼」規劃研究撥款有不滿,但這項議程排到差不多最後,為何不能正常地討論各項撥款申請,而要不斷影響會議的流程呢?

眼見攬炒派不斷的阻撓,影響議會運作,我並未停止以各種方式服務市民和專業界別。在疫情期間,得到有心人的捐助,我不斷向有需要的人士派口罩,又成立建測規園抗疫工作組,協助市民解決渠管播毒問題,希望政府能進一步定立防疫體檢套餐,在未來建樓或維修時加入防疫元素,令市民能居於健康的都市。

就業界受疫情影響出現營運及資金鏈斷裂,我促請政府提供各種的資助和免息貸款,又提出保就業資助出糧的建議,都得到政府採納。最近畢業生遇到就業問題,我不但協助他們尋找工作,除爭取到政府增聘職位外,亦提供與私人企業一千個資助名額,協助他們聘用畢業生和助理專業人員,提供培訓和實習崗位。

展望未來我們將會面對更多的挑戰,攬炒派揚言要爭取立法會35+議席,目的是奪取立法會控制權,否決所有政府法案、撥款申請,包括《財政預算案》,癱瘓特區政府,置民生福祉於不顧,如果攬炒派成功,只會令香港停擺,最終走上絕路。

立法會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議員
謝偉銓

專欄 > 明報 > 謝偉銓:《建築物條例》需與時並進

謝偉銓:《建築物條例》需與時並進

【明報專訊】一場席捲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引起普羅大眾前所未有地重視公共與家居衛生。除了日常的防疫措施,其實建築物設計與生活健康也息息相關,惟本港的《建築物條例》多年來未有全面檢討,不少條例早已不合時宜。

本人辦事處上月底舉辦活動「與達人對話」,邀請了國際著名建築師嚴迅奇,就住中港兩地的建築設計文化等,與建測規園的業界朋友進行交流對話,反應熱烈。會上,嚴博士提到本港擁有獨特且豐富的城市肌理,但很多時因受條例限制,局限了建築設計上的創意發揮。

說到建築限制,香港的私人樓宇建築均受《建築物條例》、消防條例及地契條款等規管,當中對物業的高度、覆蓋率、地積比、通風、採光、物料、消防設備等都有不同規定,例如建築物後方須預留一定闊度的後巷、窗戶表面積須佔房間面積指定百分比、室內深度與採光度亦須符合特定比例等。

糞渠排氣口距離規定 44年未檢討

條例限制雖多,卻未見能與時並進及兼顧用家的實際需要。推出至今逾半世紀,《建築物條例》中不少的條文鮮有更新和優化,例如有關糞渠氣喉排氣口與屋頂距離的規定,早於1976年制訂,至今足足44年未曾檢討。然而,期內的香港人口數目、生活習慣、建築物數目、高度與密度等均已經歷巨大的轉變。

住宅為迎合開則及單位數量,往時被推崇的對流窗戶設計已「買少見少」,反之「黑廁」(廁所不設窗戶)卻大行其道,與通風主張背道而馳;住宅趨向「納米化」,空間大幅壓縮,偏偏窗戶與房間的比例卻仍然沿用舊時標準;往時既通風又能吸納日光的電梯大堂及樓層走廊,也逐步變成全天候的密閉空間。另外,條例對於人均居住面積,卻一直沒有定出標準和指引。

是次新冠肺炎疫情,不禁令人重新反思人口密度與病菌傳播的關係,現行的《建築物條例》是否能兼顧到公共衛生、家居衛生與生活素質呢?其實早在17年前「SARS」一疫,建測規園業界已就一些住宅建築設計上,提出改善建議,如淘大花園的渠管改善建議,部分被採納,部分則沒有被納入正式修訂條例而不了了之,無以為繼。

筆者多年來一直提出要主動審視及重新檢討《建築物條例》,讓條例能與時並進,而不是「見招拆招」,待出現事故、爭拗或公眾關注時才開始作出檢討,或許經已太遲。

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立法會議員

[謝偉銓 銓之講場]

 

專欄 > 明報 > 謝偉銓:創新科技降建築成本要「落地」

謝偉銓:創新科技降建築成本要「落地」

【明報專訊】過去數年,香港的建築成本高踞亞洲之冠,成因之一是人手短缺及老化。引入創新科技理應可紓緩人手壓力,提升生產力及減輕工地意外事故,但迄今本港建造業的科技應用規模及比率仍相對低,當中涉及不少限制和困難。上周二本人辦事處再度舉辦「與達人對話」活動,邀得專業測量師兼造價工程師賴旭輝博士擔任講者,深入剖析本港建築成本高企的成因及未來走勢。成本高昂除因為人手短缺和老化,也受地盤面積與可達性、建材、政策要求及工程開辦費(Preliminaries costs)等影響,以及其他突發因素如疫情、匯率等。

要解決建築工程界長久以來面對的問題,政府一直鼓勵引入創新科技,如近年被提倡的組裝合成建築法(MiC)、建築信息模擬(BIM)技術,以及安全相關的科技等。筆者認同,使用創新技術可減少地盤工友,以至監工人手的需求、減低工地意外率,亦可提高品質控制,減少環境污染。

要廣泛應用 仍有很多困難需克服

然而,某些技術要獲得大量且廣泛的應用,方能取得規模經濟效益,否則所需的成本以至工程造價反而會被推高。以MiC為例,比較適合用於標準化的建築設計上,如酒店、宿舍或過渡房屋;私人項目講求戶型多元化,未必會採用「倒模」式組裝設計,加上個別單幢盤伙數少或存在面積及通達限制,即使用得上MiC也不符合成本效益。

此外,這些建築組件的高闊度由兩米至十多米不等,要從內地廠房運送至香港地盤,期間的跨境交通、運輸車輛限制必需要克服,運輸成本也會增加。若然在鬧市狹窄的路面上,不斷有重型貨車運載巨型建築組件穿梭,甚至高空吊送,帶來的民生安全問題絕不容忽視。

再者,在港的一般建築合約會訂明,承建商在物資運送到地盤後方可收取相應款項;但上述建築模式下,承建商需自行預支大額款項生產組件,將承受龐大資金壓力,採用上難免會有欠積極。總括而言,創新建造技術不斷推陳出新,但要有效減低建築成本,則必須讓其真正「落地」,被大規模採用,箇中還有很多限制及困難需要一一克服及理順。

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立法會議員

[謝偉銓 銓之講場]

 

專欄 > 博客 > 配合南區發展 海洋公園翻身

配合南區發展 海洋公園翻身

在連番救亡之後,海洋公園重新開業。不過,如何令海洋公園可以持續發展,不會輪為港人的集體回憶、公帑不會倒入鹹 水海、動物不會流離失所,又不會製造更多失業,我與建測規園專業組織了海洋公園關注小組跟進,期望透過配合發展南區,令海洋公園大翻身。

關注小組上周召開首次會議,出席成員不少都是年青一代,希望為海洋公園未來,注入新的思維和意見。新任海洋公園主席劉鳴煒和旅遊專員黃智祖都應邀出席,聽取我們的意見。

小組成員提出了不少甚具創新的建議,例如公園可以不劃一收入場費,或是免費讓市民入場,享受這個佔地90公頃的公園,如果要到某一展館或園區等,再逐一收費,是「玩幾多,俾幾多」的槪念。

另外公園開放時間是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有關注組代表認為未有善用設施,代表指出,海洋公園旁邊有地鐵站和酒店,可以針對早、午、晚提出具有特色的節目,亦可考慮有通宵節目,令到公園能用盡時間。

對於未能地盡其用,也是不少人詬病的地方,有與會者亦指出,90公頃土地雖然不少是山,影響可達性,但可善用其特性,建立行山徑,利用船作遊園工具,甚至可以建立海濱長廊,伸延到香港仔,連同黃竹坑等南區的地方連結起來發展,達到更大的社會效益。

現時海洋公園內大部分商店和餐飲等都由公園一力承擔,未能與其他著名餐廳或者商店合作,關注組代表亦提出檢討有關安排,是否可以與其他機構或企業合作,推出精緻餐飲或者別有特色的店舖,讓不同專長的人士負責擅長的工作。

今次會面雖然只是一個開始,但足見集思廣益的力量,未來日子,關注小組會就海洋公園相關法例、地契及規劃圖則作深入研究,再向當局提出更多更具創新的意見。

立法會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議員
謝偉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