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博客 > 司法覆核一旦有裁決 監警會報告有望出台

司法覆核一旦有裁決 監警會報告有望出台

關於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權力的司法覆核,法院即將進行聆訊,我好希望,早日會有裁決,若監警會並未有越權,就去年社會事件的報告便可以盡快公布。

不少人認為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進行全面調查,才可以還社會一個公道,監警會職能是觀察、監察和覆檢警務處處長就須匯報投訴的處理和調查工作,兩者分別很大。

確實獨立調查委員會根據《調查委員會條例》第4及10條,有很大的權力,包括發出搜查手令、收集證據、傳召證人、發出逮捕令及具有法官的權力等等,基於希望參與調查的人及機構能在無負擔下,盡量說出及提供實情,因此亦不擁有對調查對象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力。

不過,監警會卻具有法定的權力,警方不能置之不理。監警會在2009年6月1日成為獨立法定機構,進一步提高其獨立性,而警方有法定責任跟進監警會根據條例所提出的意見和要求。

《監警會條例》賦予監警會的主要職能如下:
1. 觀察、監察和覆檢警務處處長處理和調查須匯報投訴的工作
2. 監察警務處處長已經或將會向與須匯報投訴有關的警務人員採取的行動
3. 找出警隊工作常規或程序中引致或可能引致須匯報投訴的缺失或不足之處
4. 向警務處處長和/或行政長官提供與須匯報投訴有關的意見和/或建議
5. 加強公眾對監警會的角色的認識

根據立法會的文件,監警會在2018-19年度(截至去年3月18日)通過的須匯報投訴個案中,共向警務處提出了23項改善警隊常規或程序的建議。警務處接納了其中19項,亦就其餘4項也提供滿意的解釋。

就今次社會事件,我已建議,需釐清就警隊處理多項事件是否有缺失、不足、或欠妥當、要改進之處。我期望司法覆核之後,監警會審視報告可盡快公開。

立法會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議員
謝偉銓

專欄 > 博客 > 監警會迎難而上 擴闊審視7.21、8.11、8.31

監警會迎難而上 擴闊審視7.21、8.11、8.31

就監警會權力的司法覆核審訊,由於疫情嚴峻,好不幸要延期至4月7日,於是又有不負責任的批評,話監警會審視去年社會事件的報告,根本是拖字訣。事實是警監會不但無拖,而且把審視範圍擴闊至7.21、8.11和8.31等事件。

或許大家不完全清楚監警會的使命,是「確保對警方的投訴能公平公正、有效率、具透明度地處理,並對警隊工作提供改善建議,以提高服務質素及向公眾問責。」

就今次社會事件,監警會根據現行《監警會條例》,於去年 7 月主動進行審視工作,旨在就警務工作及程序向警方提供改善建議,以及協助審閱相關大型公眾活動所引起的投訴個案。

最初因為時間緊迫,不想令市民久等,即使要處理海量搜集得來的資料,爭取先就去年6月9日、6月12日及7月1日事件,盡快在本年初公布首階段的報告,可是受到司法覆核影響,才要押後公布。

就近期大型公眾活動尋找事實,是監警會今次審視的重點,所以即使要押後公布首階段的報告,監警會的工作都無被煞停,相反,在有更多時間下,監警會決定將在可行的範圍內,盡量涵蓋7月1日後發生的大型社會事件,包括公眾最關注的7.21、8.11及8.31事件等。

指監警會要避開這些敏感事件等的批評,監警會不但沒有回避,且主動審視,令這些傳言不攻自破。

我上星期的Blog話「司法覆核不要你查,監警會查唔查都死」,結果引來不少的討論和批評。對於不同的批評或者看法,我的宗旨和原則都只有一個,「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希望在司法覆核之後,相關的監警會審視報告會盡快出台。

立法會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議員
謝偉銓

專欄 > 博客 > 司法覆核的諷刺 不讓監警會審視

司法覆核的諷刺 不讓監警會審視

在處理去年大型社會事件上,很多人批評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權力不足,要增加其調查權力,但諷刺的是,有人質疑監察會越權就事件進行審視,於是提出司法覆核,而相關的審視報告亦因此押後公布。

作為監警會副主席,我認為監警會應當克盡職守,因應過去令公眾困擾多時的社會事件,盡力按《監警會條例》賦予的職能,審視有關大型公眾事件的事實和情況,並向政府提供相關的意見或建議。

根據《監警會條例》監警會有以下5項主要職能:
1. 觀察、監察和覆檢警務處處長處理和調查須匯報投訴的工作
2. 監察警務處處長已經或將會向與須匯報投訴有關的警務人員採取的行動
3. 找出警隊工作常規或程序中引致或可能引致須匯報投訴的缺失或不足之處
4. 向警務處處長和/或行政長官提供與須匯報投訴有關的意見和/或建議
5. 加強公眾對監警會的角色的認識

不過,在去年底一位社工提出司法覆核,指監警會主動介入審視社會騷動事件,是越權及違返《監警會條例》,因為監警會沒有主動調查權,而且調查責任在投訴警察課,若警方與監警會同時調查,或會得出不一樣調查結果,引致更混亂局面,司法覆核是要煞停越權行為,揚言若監警會繼續進行審視報告工作,一旦敗訴要承擔法律後果。

法院最後頒下判决,指監警會是否有權主動調查、相關行為是否越權,有值得爭辯之處,於是批出司法覆核許可。而受到疫情影響,原定排期明日的審訊,已延遲到4月開審。

由於已進入司法程序,我無意評論誰是誰非,只想公眾認清楚事實,不是監警會不願意盡早公布報告,更不是監警會要偏袒任何人,而是有人認為監警會主動審視有關社會事件是越權,要阻止監警會的工作。

監警會主動去審視此社會事件時被指越權調查,延遲公布報告又被說偏袒,真是左右不是人。但願相關的司法覆核早日有結論,盡快讓監警會公布報告,令公眾早日得知更多的資訊。

立法會 > 質詢 > 立法會二十二題:法律援助服務

立法會二十二題:法律援助服務

  以下是今日(三月十八日)在立法會會議上謝偉銓議員的提問和政務司司長張建宗的書面答覆:

問題:

  根據《法律援助條例》(第91章),法律援助(法援)受助人可自行提名律師/大律師作為其法律代表。法律援助署(法援署)可基於有關人選接辦法援案件數目超出限額而拒絕有關提名,並要求受助人從《法律援助律師名冊》中另作提名。然而,有法律界人士反映,現時仍有不少律師/大律師獲委派大量法援案件,而當中部分律師/大律師可能因工作量過重而以不同理由拖延處理案件,此情況或會損害與訟各方的利益及公義。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過去五年,每年分別有多少名律師及大律師獲委派超出限額的法援案件數目;

(二)過去五年,每年(i)獲委派最多法援案件的首五位律師及大律師接辦法援案件的數目分別為何,以及(ii)分別收取最多民事及刑事法援案件律師費的首五位律師及大律師,每人收取的相關費用總額為何;

(三)法援署有否備存該署拒絕法援受助人就律師/大律師所作提名的資料;

(i)如有,過去五年有關案件的數目、分別涉及多少名律師和大律師,以及拒絕提名的理由為何;如沒有該類個案,該署會否檢討現行委派案件的準則及限額是否過於寬鬆;
(ii)如否,該署如何檢討有關準則的效用,以及會否蒐集有關資料;及

(四)過去五年,法援署有否發現有律師/大律師不合理地拖延處理獲委派法援案件的個案;如有,該署有否檢討有關律師/大律師是否同時接辦了過多法援案件,以及有何跟進行動?

答覆:

主席:

  根據《法律援助條例》(第91章)第13條,法律援助署(法援署)署長可透過署內律師為法律援助(法援)受助人行事,或指派由他或受助人從《法律援助律師名冊》(《名冊》)內提名的私人執業律師代為行事。基於當事人利益至為重要的原則,倘受助人依據本條例自行提名律師,法援署除非有令人信服的理由,例如獲提名的律師過往工作表現欠佳、監管機構曾對該名律師採取紀律處分、或該名律師所獲委派處理的個案數目已超出上限等,否則應充分尊重和不應拒絕有關提名。

  就問題的各部分,我的回應如下:

(一)法援署設有指派律師辦理個案的既定程序及辦理法援個案數目的上限。根據《法律援助律師手冊》,目前律師及大律師獲委派法援案件的整體(包括民事及刑事)數目上限分別為過去12個月内不超過60宗及45宗。

  過去五年,沒有律師或大律師獲委派法援案件數目超出有關上限。

(二)過去五年,每年獲委派最多案件的首五名律師及大律師所接辦的法援案件數目列於附件一。

  過去五年,每年分別收取最多民事及刑事法援案件律師費的首五名律師及大律師每人收取的相關費用總額列於附件二。

(三)過去五年,法援署曾拒絶指派獲受助人提名的律師或大律師的次數如下:

年份 次數
2015 643
2016 544
2017 658
2018 875
2019 815

  在某些情況下,受助人可能就同一案件提名不只一位律師或大律師作為其代表律師,或在案件的不同階段要求轉換代表律師。法援署只備存拒絶受助人提名的次數,而並沒有備存當中有關案件的數目,以及分別涉及多少名律師和大律師。

  法援署署長拒絶受助人提名的理由,主要是由於獲提名的律師或大律師在過去12個月内獲法援署委派的個案數目已到達限額。除此之外,拒絕的理由亦包括獲提名的律師或大律師的經驗或專長,未能符合獲委派案件的最低要求,又或是他們過往有表現或行為操守欠佳的記錄等。

(四)法援署一直按既定監察機制,處理和懲處外委律師或大律師工作表現及行為操守欠佳的情況。在過去五年,法援署共處理了34宗不合理地拖延處理獲委派案件的個案,但當中並未發現有案件遭不合理拖延是與律師或大律師同時接辦過多案件有關。

  如證實有工作表現及行為操守欠佳(包括案件遭不合理拖延)的情況,法援署可向有關律師或大律師發出勸戒信、將有關律師或大律師記錄在「工作表現及行為操守欠佳記錄冊」內,或甚至從《名冊》中除名。


2020年3月18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4時57分

立法會 > 發言 > 就《公共財政條例》決議案(2020/2021年度臨時撥款)發言

就《公共財政條例》決議案(2020/2021年度臨時撥款)發言

主席,立法會近幾年每次審議新一年度嘅財政預算案時,反對派都會針對一啲佢哋希望打擊嘅部門同官員,要求喺預算案削減佢哋嘅開支或薪酬。今次三位反對派議員張超雄、胡志偉同尹兆堅就仲犀利,連臨時撥款議案都唔放過,分別提出咗四項修訂議案,要求削減特首辦同警務處嘅相關臨時撥款開支。

跟據過往做法,每年嘅預算案一般喺2月份提出,之後議員會就各個政策局及政府部門嘅開支作出研究、提問,以及等政府作出書面回覆,所以一般情況下,預算案會去到4月下旬先可以恢復二讀。如果部分議員好似過往咁,對預算案提出數以千計嘅修訂案,可能就會拖到5月、甚至6月才能夠正式表決。

為咗支付政府喺新一個財政年度,即係4月1日開始後,至到該年度預算案獲立法會批准前嘅日常開支,當局一般喺每年嘅3月份,根據《公共財政條例》提出決議案尋求立法會批出臨時撥款,確保各個部門可以喺呢段「空窗期」內有足夠款項繼續運作,避免政府停擺及影響各項公共服務。呢個係香港多年來慣常、亦必須,並且行之有效嘅做法。

所以,議員對臨時撥款議案投下贊成票,並唔等於佢哋對該年度預算案嘅每一項建議,或者每一個部門、所有官員嘅表現冇意見。基於上述理由,我係支持局長今次提出嘅決議案。

反對派議員批評特首做得差,所以就要將臨時撥款內嘅特首辦相關開支刪除。大家都知道,即使喺建設派裡面,都有人覺得特首喺處理修例風波,以及最近嘅防疫、抗疫工作方面有不同意見,多次私下或公開對佢表達不滿。但係,透過喺臨時撥款削減整個特首辦嘅日常開支,又係咪合適、合理嘅做法呢?主席,呢一點我基本上係唔認同嘅。

反對派議員不滿警隊喺修例風波嘅執法工作,又質疑警務處點解需要增加咁多人手同開支,呢啲問題都有既定嘅機制同程序去處理,唔應該因為有個別警員涉及行為不當、違規違法,就要削減晒成個警察部門嘅臨時撥款,令到所有警署喺4月1日起被迫關門,暫停服務。

我想問下提出相關修訂嘅反對派議員,一旦警隊因撥款被削而停止運作,到時仲有邊個負責執法捉賊,邊個負責救援市民、指揮交通呢?唔通靠反對派議員嚟做?唔通靠啲蒙面黑衣暴徒,透過「私了」、「裝修」嚟維持社會治安?

主席,我諗到主要只有兩類人,會希望見到警署閂門,希望警察唔依法做嘢。第一類係犯罪分子,有心違法嘅人,佢哋自然唔想見到警察執法。第二類係一啲想推翻晒現行嘅法律同制度,甚至認為「自己就係法律」嘅人。佢哋認為某項行為係咪犯法,唔係睇法律,唔係等法官去判,而係由佢哋自己話晒事。今次提出修訂,要求削減警隊日常開支嘅反對派議員,佢哋係邊一類呢?

主席,我另一個新身份係「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嘅副主席,同時係監警會就大型公眾活動進行獨立檢視嘅專案組成員。首階段檢視報告原定喺今年1月公布,但由於有人提出司法覆核,質疑有關檢視工作係咪越權,所以監警會決定押後公布有關報告。

監警會主席梁定邦昨日已指出,監警會並冇因為相關官司而暫停報告工作,反而係充分利用呢段時間,就7月2日之後發生嘅多宗事件,包括7.21、8.31等,進行更深入詳盡嘅檢視。司法覆核將於下周二開審,如果裁決認為監警會並冇越權,整份報告最快可以喺下個月公布。

有關報告同時可以協助監警會監察與修例風波相關嘅投訴警察個案。正如我尋日喺監警會公開會議中指出,無論有冇收到投訴,警隊管理層都有權就警員嘅明顯不當或不合法規嘅行為作出跟進。

警務處處長都講咗,已就修例風波先後訓示咗21名警員,並強調呢個只係起點,如相關警員涉嫌違規甚至違法,警方一定會跟進調查。我希望警方可提高有關嘅訓示、調查及懲處程序嘅透明度,等公眾知道不論有冇人投訴,警方都會嚴肅跟進一啲涉違法、違規或者行為不當嘅個別警員行為。

最後,對於有人質疑現時由投訴警察課與監警會組成嘅兩層處理投訴制度成效,建議賦予監警會一定主動調查權。對於呢點我一直持開放態度,社會可以作出討論,如有需要可對相關法例作出修訂。

本人僅此陳詞,支持局長提出嘅原決議案,反對三位議員嘅修訂議案。 (約1,600字)

專欄 > 明報 > 謝偉銓:如何釋除高地價與賤賣土地疑慮?

謝偉銓:如何釋除高地價與賤賣土地疑慮?

【明報專訊】政府早前公布新一個財政年度的賣地計劃,商業用地成市場焦點,因其量與估計銷售收入均創近年高位。惟經濟前景未許樂觀,商廈空置率呈上升趨勢,此刻狂推商業地,部分人士對政府的賣地計劃和政策再度提出質疑,是否忽視地產市場情况。

新一個財政年度可供出售的商業用地有6幅,當中,中環新海濱3號及銅鑼灣加路連山道地皮,前者是繼國金二期後,中環最大型商業地,連同3幅位於啟德及1幅位於東涌的商業地,合共提供逾890萬平方呎商業樓面,屬近年新高。由於不少位處貴重地段,市場估算6幅商業地的地價總值可達約1600億元,對新財年的庫房收入舉足輕重。然而,面對持續多時的社會事件,加上新型肺炎疫情夾擊,本港經濟前景難言樂觀。有報告更指中環甲級商廈寫字樓的空置率已升至4%、為近5年的高位,區內租金的跌幅亦成各區之冠。市場遂有人質疑政府此時推出中區碩果僅存的靚地,等同把土地賤賣。
政府工商用地 欠長遠規劃

此前,本港地產市場熾熱多年,政府賣地單就啟德新發展區為例,2013年中首幅私人住宅用地出售時,每呎樓面地價僅4913元,及至去年社會事件前夕,區內住宅地的每呎樓面地價已飈升至19,636元,6年升幅達3倍,政府再被指摘是奉行「高地價政策」,促使樓價居高不下。其實賣地定價孰高孰低,究竟能如何拿捏把握?

有別於住宅用地,政府過去對工商業用地的供應,更欠缺長遠的計劃及目標,令商業樓面持續多年供應短缺,租金升幅因而比住宅尤甚,即使東九龍大量新建成樓面投入亦迅即被吸納。然而,物業市場總有周期,跟一般製成品不同,莫說是漫長的造地過程,即便是熟地,由「麵粉」製成「麵包」動輒需要五、六年時間,往往令供應出現滯後。故此,五、六年後的商業樓面供求如何,政府必須事前小心分析、評估,訂定目標,方可避免供求過分失衡、市場大幅波動。要穩定市場的供求及價格,政府必須就不同類型的土地,提供前瞻的供求研究分析,制定長遠的目標及持續穩定的供應安排,適時推出土地,堅守此原則,定能釋除高地價與賤賣土地的疑慮。
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立法會議員
[謝偉銓 銓之講場]

專欄 > 明報 > 謝偉銓:制定住屋開支比例目標以平衡供求

謝偉銓:制定住屋開支比例目標以平衡供求

【明報專訊】據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全港有逾121萬人自置物業,當中有約34%仍未完成償還按揭貸款。雖然金管局規定銀行批出按揭貸款時,須確保業主每月供款不多於收入的五成(資助房屋為四成),並設有壓力測試,已直接淘汰經濟收入能力相對差的家庭,但即使符合條件,供樓負擔仍然沉重。再者,不得忽視的是全港有逾117萬人租住物業,在今天市况下,租樓支出往往不比供樓少。據去年一份全球物價報告指,香港打工仔的薪酬水平在全球排名十大不入,人均收入約1.88 萬港元,但租屋成本卻蟬聯全球第一,兩房單位平均月租約2.89萬港元,兩者疊加後,拖累總體生活質素處於世界中下水平。

正因為私樓租、售價高昂,與市民負擔能力嚴重脫節,現享極低租金的公屋住戶也欠缺誘因往上流,坊間不少人更戲稱寧願減人工、甚至辭職,也要保住公屋資格,同時,輪候冊上逾26萬宗申請繼續對「上樓」翹首以盼,公屋「旋轉門」未能奏效。

既然政府對公屋租金與家庭入息比例可以訂定在不超過10%,其他房屋類別(包括私樓)的住屋開支,又是否同樣可以訂定在一般市民可接受水平內呢?

一般來說,國際認同的供樓負擔比率約為30%至35%,特區政府又會否制訂全面的住屋開支比例目標,包括將資助房屋及私樓住戶的住屋開支在既定的年份內佔收入比下調至35%呢?當住宅供應續增時,可考慮進一步下調相關比例,反之,當住屋開支超過相關目標比例時,就要着力增加供應,藉以平衡供求,調整市場價格。房屋是生活必需品,筆者期望,政府從供應着手、制訂長遠政策,除了追求單位的數量,亦要着重居住環境和生活的質素。
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立法會議員
[謝偉銓 銓之講場]

專欄 > 東周刊 > 支援中產乏力 重振經濟欠奉

支援中產乏力 重振經濟欠奉

香港經濟及社會民生先後遭受中美貿易磨擦、本地社會事件及新型肺炎疫情三重打擊,政府在上周三發表的二○二○至二一年度財政預算案,推出總額達一千二百億元的逆周期紓困措施,實屬必須和有迫切性。

然而,預算案對於疫情過後,如何重啟香港的經濟齒輪、如何在連年赤字下支持香港的城市建設及經濟持續發展,卻幾乎是「交白券」,令人失望。

在支援中產階層、專業人士及中小企方面,筆者之前建議向全港打工仔及企業,減免一九至二○課稅年度的百分之一百薪俸稅、利得稅及個人入息課稅,每人或每間公司上限八萬元。預算案僅建議寛免最多二萬元,與對上一個年度、香港經濟尚未受到三重打擊時的寬免額一模一樣,沒有增加一分一毫,做法令人費解,令人感到政府再一次忽略、遺忘了中產。

對於建測規園業界的支援措施,政府早前推出的三百億元防疫抗疫基金,只對曾向政府註冊的顧問公司提供資助,幫不到規模較小、成立年期較短及較少或未能承接政府工作的業界,而這類中小型公司正正是受到經濟不景和疫情影響最大的一群。預算案建議增撥二億元支援中小型承建商及分包商,亦同樣忽略了中小型專業顧問公司。筆者已就此去信政府要求放寬相關資助準則,確保有需要的建測規園業界都能受惠。

此外,在土地房屋、交通運輸、環境保護及智慧城市建設等多個方面,預算案都缺乏新思,僅將之前已宣布或出現延誤的措施重提一次,同樣令人失望。

全民派錢一萬元有助提升巿民對預算案的支持度,但對於支援中產、重啓香港經濟齒輪,重建對香港未來的信心則完全欠奉!

專欄 > 星島日報 > 政府對樓市前景是否過份樂觀?

政府對樓市前景是否過份樂觀?

受到中美貿易摩擦、本地社會事件及新型肺炎疫情三重打擊,本港私樓成交量持續縮減,樓價回落,近期再次掀起政府及金融管理局應否「減辣」或「撤辣」的討論。然而,根據剛於上周三發表的2020/2021年度財政預算案,政府對未來樓市發展似乎仍然相對「樂觀」。財政司司長陳茂波亦已多次表明,現階段未有減辣的考慮。

預算案估計來年度的地價收入會有1,180億元,雖然已較本年度的修訂預算減少16.6%,但與過去十年的平均數比較,仍屬較高水平。政府預計之後的4個財政年度,亦會每年錄得1,284億至1,486億元的地價收入。

地價收入高,有可能是由高樓價所帶動,也有可能是政府會出售更多的土地或計劃出售的土地相對貴重。另外,根據政府在預算案翌日公布的新一年度賣地計劃,來年度只得15幅住宅用地推出市場,僅可供興建約7,500個單位,按年下跌接近15%,是近10年來最少。出售地塊減少,亦是影響成交價價錢的其中一個重要因素。

此外,受到樓市及股市成交量縮減影響,本年度的印花稅總稅收會下跌至只得630億元,較去年初的估算減少17.1%。但政府預計印花稅收入將於來年度反彈,較本年度的修訂預算倒升逾19%,增至750億元。

預算案估計來年度政府的總收入為5,725億元。換言之,單計地價與印花稅這兩項與樓市表現息息相關的收入,已佔政府總收入超過三分之一,比重很可能是歷來最高。

問題是,新型肺炎疫情真的會如某些專家所這,在四月底天氣回暖後減退甚至消失嗎?即使香港與內地的疫情退卻,日韓、中東,以及歐美的情況是否也會同步受控?而假使全球疫情都已消失,香港的經濟和樓市會像沙士過後般強勁復甦嗎?經歷了大半年的「反修例」違法暴力活動,再加上疫情對內地經濟的影響,中央還能推出效果類似當年的CEPA與個人遊等「救港」措施嗎?

正如陳茂波司長指出,樓市升跌除了要看供求因素,外圍與本地的經濟狀況、市民對後市的信心、收入預期、就業情況,以至息口及資金流向等亦會造成影響。一旦傳說中的「V型」反彈沒有出現,不單地價與印花稅收入會縮減,其他各類稅收亦會應聲下跌,令政府面對更大的財政赤字和壓力。當局必須加以警惕和做好兩手準備,對樓市和經濟前景不應過份樂觀。

專欄 > 星島日報 > 支援中小企 不應大細超

支援中小企 不應大細超

筆者兩周前在本欄撰文,質疑政府計劃推出的「防疫抗疫基金」,對大部分中產階層、專業人士和提供專業服務的中小型企業幾乎全無幫助,要求特首及財政司司長透過新一年度的財政預算案及擴大基金的資助範圍,增加對中產市民及專業界的支援。

政府其後將抗疫基金的撥款金額由原定的二百五十億元,兩度加碼至最終向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申請的三百億元,並在上周三發表的預算案推出總額達一千二百億元的逆周期紓困措施,以協助市民及企業渡過「疫」境。然而有關措施對於中產及專業界,尤其是筆者代表的建測規園界別,所提供的實質支援仍是杯水車薪,似有若無。

例如政府透過建造業議會發放,每間公司可獲五萬元的建造業防疫補助金,就規定只有在政府「工程及有關顧問公司遴選委員會顧問公司名單」(EACSB)或「建築及有關顧問公司遴選委員會顧問公司名單」(AACSB)上的公司,才合資格申請有關資助,

有關做法令眾多規模較細、成立年期較短,以及較少或未能承接政府項目的建測規園專業顧問公司,得不到應有的援助。而這類中小型顧問公司,正正是最容易受到經濟不景及疫情打擊,最需要政府伸出援手的。反觀基金對於合資格申領資助的零售業企業,定義卻相當寬鬆,業界認為應以同一準則來釐訂有關申請資格,不然便有欠公允,亦有違抗疫基金「宜鬆不宜緊」的資助原則。

政府在預算案進一步建議撥款二億元,向為數約六千個建造業中小企,提供每間公司上限二萬元的補助金。惟有關資助疑似只涵蓋工程承建商與註冊分包商,不包括建測規園界的專業顧問公司,令業界更加覺得政府「大細超」!

此外,預算案提議在現有的「中小企融資擔保計劃」下,推出由政府作出百分百擔保的「特惠低息貸款」,協助合資格企業支付約六個月的薪酬及租金,每間公司貸款上限二百萬元。據報有關計劃的其中一項申請準則,是有關公司自今年二月份起的單月營業額,較去年任何一個季度的平均每月營業額下跌三成或以上。

鑑於不少專業服務提供者,包括建測規園界的顧問公司,一般是按個別項目、服務,以及不同時段的工作進度向客戶收取費用,整份合約可能長達數年,單單衡量某一兩個月份的營業額,未必可如實反映肺炎疫情對其最新營業狀況的影響。業界關注有關當局及負責審批貸款的銀行機構,會如何計算及對比專業顧問公司的單月及平均每月營業額,會否導致有關公司難以符合資格申請有關貸款。

筆者已就上述問題去信政府,要求放寬兩項建造業補助金的申請資格,以及確保建測規園界的專業顧問公司,也能公平地申請及獲批低息貸款。疫情嚴峻,部分建測規園公司已開始減薪、裁員,甚至面臨倒閉危機,政府必須急市民所急,從速優化相關措施,以盡量寬鬆的準則來釐訂有關的資助和貸款細則。